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性愛技巧  »  暑假操了個極品少婦
暑假操了個極品少婦

暑假操了個極品少婦

青陽市。

  華鼎大廈門口。

  林云面帶笑容的站在門口,手里還捏著兩張電影票。

  這時候,一男一女從大廈走出來,男的穿著西裝,腕帶江斯丹頓手表,腰間別著寶馬鑰匙,女的身材很好,顏值也不錯,二人有說有笑。

  “菲菲!”

  林云見到女孩兒后,連忙笑著迎了上去。

  女子見到林云后,臉色頓時一變。

  “你……你怎么到這里來了!我不是說過嗎,不要到我公司來!讓我同事看到你,我多丟臉啊!”菲菲顯得十分不悅。

  “菲菲,今天是我們戀愛的兩周年紀念日,我買了電影票,想給你一個驚喜。”林云笑著將電影票遞給林云。

  旁邊的西裝男眉頭一皺:“戀愛?菲菲,你不是說你沒男朋友嗎?”

  “吳少,我……”菲菲頓時語塞。

  西裝男又將目光落到林云身上,上下打量林云,緊接著露出不屑的笑容:

  “菲菲,你這是什么眼光啊,竟然找這么個土包子做男朋友?看他這穿著,窮小子一個吧!”

  菲菲臉色一變,她感覺林云很給她丟臉!

  林云聽到西裝男話語中的嘲諷之意,也臉色微微一變,不過并沒有反駁西裝男,而是伸手去拉菲菲。

  “菲菲,咋們走吧!”

  “走什么走!”菲菲一把推開林云的手。

  “吳少說得對!你就是個窮小子,我喜歡的的手機、包包,你給我買過嗎?你買的起嗎?就連看場電影,你也要等到紀念日,你拿什么給我幸福!”

  菲菲語氣堅決而又凌厲。

  “菲菲,我現在雖然窮,但……但我會努力的!”林云咬牙說道。

  “努力?呵呵!真是天大的笑話!你家里那么窮,沒錢沒勢沒背景,你就是努力一輩子,也比不上吳總一根汗毛!”菲菲冷笑道。

  “小子,就你這種貨色,給我提鞋都不配!”西裝男吳少也冷笑諷刺。

  “林云,我早就想告訴你了,你根本配不上我!今天我就跟你說清楚,我現在就跟你分手!”菲菲語氣堅決。

  緊接著,菲菲轉頭看向吳總,媚笑道:

  “吳少,咱們走,酒店我已經開好了,另外我還穿了你喜歡的那套……。”

  說罷,菲菲就主動挽住吳少。

  吳少目光一亮,隨即帶著不屑地笑容看向林云:

  “窮小子不配擁有愛情,懂嗎!”

  說完之后,吳紹就拉著菲菲向前走去,進入不遠處的一輛寶馬車內。

  看著菲菲遠去的背影,林云的心都揪了起來。

  悲痛、憤怒、不甘,卻又無奈……

  “就因為我窮,兩年的感情就這樣完了?”

  林云低著頭,雙手緊緊的捏著拳頭,指甲都陷入了掌心,以至于鮮血流出。

  林云跟菲菲是高中認識的,高三畢業時,二人確認了戀愛關系,那時候的菲菲還很單純。

  畢業后,林云考進了本地大學,菲菲沒能考上心儀的大學,便進入職場工作,從那之后,菲菲整個人都慢慢變了,變得現實而又拜金!

  林云并沒有去追菲菲,也沒有去挽留,因為他一個窮小子,有什么資本去跟那吳少搶?

  而且林云也看透了菲菲。

  說實話,這些年來,因為自己家里窮,林云不知道遭受了多少白眼,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與不公平的待遇。

  “菲菲,今日你對我瞧不起,未來我定會讓你高攀不起!”林云雙眸閃爍著厲芒。

  “還有吳少,有朝一日我若得勢,我定要你好看!”

  ……

  青陽市棚戶區。

  住在這里的,基本都是這個社會的底層貧民,林云的家也在這里。

  回家的路上,林云一直在思考掙錢的問題,思來想去,卻沒什么頭緒,自己只是一個普通本科院校的學生,家里又窮,想要掙大錢,難如登天。

  這個社會沒有公平可言,你努力奮斗一輩子,或許也比不上一個有錢人家的孩子。

  剛到家門口,林云就看到了一輛賓利,車牌還是省城的。

  “我家門口,怎么會停這種豪車?”

  懷著疑惑,林云加快步伐進入家中。

  進門后,林云發現家里除了自己母親外,還有一名穿著西裝的老頭,老頭氣度不凡,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外孫!”

  老頭沖著林云一笑。

  這兩個字,頓時讓林云懵了。

  “媽,這……這是怎么回事!”林云一臉懵逼的看向母親。

  母親以前告訴林云,在林云還沒出生的時候,外婆和外公就過世了,所以林云從未見過外公,也不知道他們的消息。

  母親嘆了一口氣:“云兒,這些年我……我一直在騙你,你外公其實沒有死,他就是你親生外公,當年我要跟你爸在一起,你外公不同意,我就跟你爸私奔了……”

  這突如其來的消息,讓林云有些犯暈,自己原來有外公?原來自己父母是為了追求愛情,而私奔的?

  “對了兒子,你外公叫柳志忠。”母親補充道。

  “柳……柳志忠!”

  林云臉部肌肉猛然一抽搐,這個名字林云當然聽過,柳志忠可是西南三省的首富,在全國的名氣都不小,在本省的名氣更不用說!

  在西南三省,柳志忠的華鼎集團,幾乎遍布各個市,而且都做的很大,包括在青陽市,同樣有華鼎集團的生意。

  “你……你真是華鼎集團的董事長柳志忠!?”林云瞪大雙眼看著柳志忠。

  林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親生外公,竟然會是這等大人物?

  “沒錯,乖外孫!”柳志忠滿臉笑容的上前,想要擁抱林云。

  林云卻退后一步。

  “這么多年來,你為什么不來相認?你這么有錢,為什么讓我媽過這么辛苦的日子!”林云憤怒的質問起來。

  林云過苦日子沒關系,但是父親死的早,這些年母親一個人帶自己,母親過得有多苦林云心中清楚。

  “外孫,我給你媽送過很多次錢,可她脾氣倔,就是不要,甚至不肯讓我跟你相認,其實我早就想認你了,畢竟我就你這么一個親外孫!”柳志忠無奈道。

  “媽,他……他說的都是真的?”林云看向母親。

  母親點點頭:“他說的沒錯,我本來一輩子都不想讓你跟他相認,但是我現在想通了,我們上一代的恩怨不能連累你,為了你過的更好,我覺得應該讓你跟他相認,希望你能接受他。”

  “乖外孫!”柳志忠笑著一把抱住林云。

  這一次林云沒再閃躲。

  “乖外孫,這些年你受苦了,你放心,外公一定會好好補償你的!”柳志忠說道。

  緊接著,柳志忠拿出一張銀行卡,遞給林云:

  “乖外孫,卡里有一個億的零花錢,你先拿著用,不夠再找外公要!”

  “一……一個億!”

  林云手一哆嗦,嚇得差點沒站穩。

  對林云來說,這簡直就是天文數字吶,林云從沒想過自己會有這么多錢,在柳志忠口中,僅僅是零花錢而已?

  柳志忠自然看出了林云的想法。

  “哈哈,一個億對你外公我來說就是小錢,明白嗎。”

  柳志忠笑著將卡塞到林云手中,然后繼續道:

  “另外,我在你們青陽市的生意,也全部交給你。”

  “交給我?可是我還在讀大學,何況……,我也沒做過生意。”林云攤手道。

  “這沒關系,青陽市的生意比較穩定,也有管理層在管理,你只需要做個甩手董事長就好,繼續讀你的書,青陽市分公司掙到的錢,你也可以隨便用。”柳志忠說道。

  “好!”林云答應下來。

  經過今天菲菲的事情后,林云深知有錢有地位的重要性!

  最重要的是,林云突然想起來,剛跟自己分手的菲菲,就在華鼎集團青陽分公司做前臺,那個吳少,也是青陽分公司的人!

  而自己,即將成為這個公司的董事長了。

  林云不禁在想,當菲菲和吳少得知,自己是他們公司新董事長的時候,他們二人會是什么表情?這倒是讓林云心生期待……

  “你同意就好,明天早上,你就到青陽分公司上任董事長,怎么樣?公司那邊我會安排。”柳志忠笑瞇瞇的說道。

  “好!”林云再度點頭。

  柳志忠見林云答應,他就更加高興了,他起初還怕林云不接受他呢,沒想到挺順利的。

  柳志忠拍了拍林云的肩膀:“等你大學畢業,只要你愿意,你就是華鼎集團未來的繼承人!”

  柳志忠待了一會兒后,表示公司那邊事情還多,現在就要先趕回省城,過段時間再來看林云,并叮囑林云,有任何需要他幫助的,盡管給他打電話。

  柳志忠離開后。

  “真沒想到,我竟然是柳志忠的外孫,我竟然是華鼎集團的繼承人!”林云心中感嘆不已。

  回來的路上,林云還覺得自己這一輩子都難以咸魚翻身,結果現在卻搖生一變,成了頂級富三代!

  林云看著手中的銀行卡,心中暗暗發誓,曾經那些欺負過自己的人,林云一定會讓他們好看!

  曾經那些瞧不起自己的人,曾經那些嘲諷、嘲笑過自己的人,林云定要讓他們刮目相看!

  ……

  柳志忠出門后。

  身后的秘書就開口道:

  “柳老,您把青陽市分公司董事長職位給小少爺,小少爺又不會做生意,他要是任性亂來,可能很快就會將分公司搞砸的。”

  “這也算是考驗把,他要是很快就將公司搞砸,那就說明他是個紈绔子弟,不適合做華鼎集團的繼承人。”柳志忠說道。

  柳志忠清楚,只要不亂來,哪怕是撒手不管,都可以讓分公司繼續盈利,畢竟公司早已經進入正軌,有職業經理人和高管在管理公司。

  所以做到正常盈利很容易。

  “那……,假如小少爺能提升分公司盈利,讓分公司在青陽市更上一層樓呢?”秘書說道。

  “這當然更好,但這應該是不可能的。”柳志忠搖搖頭。

  柳志忠沒期望林云能做的更好,只需要守住家業不幾下就敗光,未來即可做繼承人。

  此時的柳志忠并沒有想到,未來林云竟然真的做到了讓分公司更上一層樓,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

  第二天早上八點。

  華鼎大廈門外。

  整棟大廈十分氣派,有華鼎集團這一深厚背景,分公司在青陽市自然混的風生水起。

  此時,大廈門外站著一百多號員工。

  站在最前面的,是總經理吳大勇,副總經理劉波。

  第二排站著的就是五個部門經理,奪走林云女友的吳少就在其中。

  其余的部門主管,以及公司員工,夾道列隊于道路兩旁。

  他們得到消息,分公司的新董事長,今天會到公司上任,所以總經理帶領全體員工,在這里歡迎新董事長的到來。

  員工人群中。

  “也不知道這位新董事長,是什么人物,竟然突然被空降到我們這兒做董事長。”一個員工說道。

  “那還用說,肯定是很厲害的人物啊!”

  這時,同在人群中的菲菲說道:“據我所知,此人可能是柳志忠董事長的親戚。”

  “什么?柳董的親戚?!”

  眾員工都被驚到了,柳志忠可是整個華鼎集團的老板,是西南三省首富,能是柳志忠的親戚,這等身份絕對牛逼。

  “菲菲,真的假的?”

  “是啊!真的假的!”

  員工們都看向菲菲。

  “當然是真的,這可是吳少親口告訴我的,他總不可能騙我吧。”菲菲得意洋洋道。

  “菲菲,你真跟吳少在一起了啊?你以后可得照顧著我們點兒呀!”

  “還有我菲菲,你剛進公司那會兒,我可沒少照顧你,你以后可得照顧著我點兒呀!”

  “你們還叫什么菲菲?叫菲姐啊!”

  “對對對,菲姐!菲姐!”

  一時間,周圍的員工們,紛紛開始巴結、奉承起菲菲,就因為她跟吳少的關系。

  菲菲顯得很享受,同時她心中暗嘆,自己選擇跟林云那個廢物分手,真是個明智的選擇,否則她現在不可能受到大家的巴結、奉承。

  就在此時,一道身影出現在眾人前方。

  此人,正是前來上任董事長職位的林云。

  “他怎么來了!”菲菲見到林云出現,頓時秀眉一顰。

  站在前方的吳少,也認出了林云。

  “小子,給我站住!”吳少上前攔住林云。

  “小子,今天老子有重要的事情,沒功夫跟你玩兒,趕緊給我滾蛋!”吳少朝著林云喝斥道。

  “吳少,我保證,你現在罵的越厲害,待會兒你的下場就會越慘!”林云瞇著眼睛冷笑道。

  林云可是柳志忠的外孫,這一層身份,給了林云十足的底氣!

  “什么?我慘?哈哈,小子你也太逗了吧!你也不瞧瞧你自己混的有多慘,連自己女朋友都守不住的廢物!”吳少哈哈大笑起來。

  這時候,菲菲也跑了過來。

  “菲菲,真巧啊,我們又見面了。”林云沖菲菲咧嘴一笑。

  “林云,你不就是想來求我別跟你分手嗎?我明確告訴你,我是絕對不可能跟你這個廢物復合的!”菲菲皺著眉頭,語氣尖銳。

  “菲菲,你可能想太多了,我可不是來趙你和我復合的,相反,就算你現在求我跟你復合,我都不會!”林云冷笑道。

  “什么?我求你這個窮小子?開什么玩笑!林云,我這輩子都不可能求你,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東西!”菲菲抱著膀子嗤笑起來。

  這時候,總經理吳大勇上前開口道:

  “兒子,這是誰啊?怎么在這兒鬧起來了?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嗎?要是新來的董事長,看到這里鬧哄哄的,成何體統!”

  “爸,就一個跳梁小丑而已,我立即哄他走。”吳少笑著說道。

  緊接著,吳少看向林云,喝斥道:

  “小子,識相的就自己馬上滾,否則我就叫保安將你丟出去!”

  “吳少,實話跟你說吧,我就是來上任的新董事長,你讓我滾?抱歉,你!不!夠!格!”

  林云指著吳少,一字一句,語氣凌厲。

  “什么?你說你是新董事長?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話!”

  吳少聽了林云的話后,頓時捧腹大笑起來。

  在場的員工們,也忍不住捂嘴發笑,他們看林云穿著一身地攤貨,而且看起來只是個大學生,哪里像董事長?

  菲菲卻臉色發青:“林云,你就別在這兒丟人了行嗎?還冒充新董事長?作為你的前女友,我都感覺很沒面子!”

  “可我真是新董事長。”林云攤手道。

  “林云,你竟然還嘴硬,你是什么家庭和身份,難道我還不了解嗎?”菲菲嗤笑道。

  “保安!保安!將這小子給我丟出去!”吳少直接呼喊起保安來。

  頓時,十多名保安跑了過來。

  就在這時候,一輛賓利車緩緩駛來,這輛賓利車,正是昨日林云在家門口看到的那輛。

  “來了來了!這肯定才是新董事長,來了!”員工們紛紛說道。

  總經理吳大勇也大聲道:“各位,打起精神,準備迎接新董事長!”

  說罷,吳經理就帶著高管們,向賓利車跑去。

  “林云,你不是冒充新董事長嗎?現在真的來了!我看你還怎么裝下去!”菲菲對林云冷笑道。

  “好啊。”林云咧嘴一笑。

  這時候,賓利車門打開,一名中年男子從車內走下來。

  林云一眼就認出了此人,昨天在家中,這個中年男子一直跟在外公身邊的,好像是外公的秘書。

  賓利車前。

  “張秘書,怎么就您一個人來了,新董事長呢。”總經理吳大勇滿臉笑容。

  “新董事長應該已經到了吧,你們沒見到嗎?”張秘書說道。

  “到了?沒……沒有啊!”吳大勇一臉懵逼。

  張秘書環顧一圈,最終目光落在了不遠處的林云身上。

  緊接著,張秘書連忙帶著笑容,向林云小跑而去。

  總經理吳大勇不知道怎么回事,但還是連忙帶著高管們,跟了上去。

  張秘書來到林云面前后,連忙對林云鞠躬行禮道:

  “小少爺,真是對不起,路上堵車,所以小的來晚了。”

  張秘書來到林云面前后,連忙對林云鞠躬行禮道:

  “小少爺!真是對不起,路上堵車,所以我來晚了。”

  嘎!

  在場的眾人見到這一幕后,全都懵了!

  特別是菲菲和吳少,他們都驚的張大嘴。

  這是怎么回事?張秘書竟然給林云鞠躬?竟然稱呼林云為小少爺?

  這時候,張秘書扭頭板著臉說道:

  “吳總經理,這就是新董事長,你們還愣著干嘛,還不趕緊行禮!”

  “什么?他……他就是新董事長?”總經理吳大勇的臉色一剎間變成灰色。

  “他竟然真的是董事長?!”

  在場的員工們,個個都被驚的目瞪口呆。

  吳少更是瞪大雙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好似晴天霹靂當頭一擊。

  臉色最為難看的,當屬菲菲。

  .“不!這不可能!他就是一個窮小子,他家里什么情況,我清楚的很!他絕對不可能是新董事長!”菲菲語氣尖銳。

  總經理吳大勇也說道:“張秘書,您是不是搞錯了?他……他這穿著,著實不像董事長啊。”

  “吳總經理,這里是手續,你自己看吧,如果你還不信,也可以給柳董打電話求證。”

  張秘書將任職手續交給吳大勇。

  吳大勇仔細一看,里面的身份信息,以及照片,真的是林云。

  張秘書繼續說道:

  “另外,我實話跟你們說吧,林云少爺,是柳志忠董事長的親外孫!”

  “什么?柳董的親……親外孫!?”

  這一消息,就如同一枚重磅炸彈,狠狠的炸在眾人心頭。

  柳志忠的親外孫,這是什么概念!

  “柳……柳董的親外孫?天吶!”

  吳少更是被嚇的一下軟癱在地上,臉色由于心臟的痙攣而變得慘白。

  吳少不敢想象,自己搶了柳董親外孫女朋友,后果將有多嚴重……

  “不可能……這不可能!”

  菲菲則是直瞪瞪的看著林云,露出怎么也抓不住要領的神情,她不愿意相信!

  這時候,總經理吳大勇連忙跑到林云面前,一臉諂媚道:

  “林董事長!之前小的沒認出您,還望林董事長萬勿怪罪啊!”

  吳大勇知道,張秘書是柳董事長身邊的紅人,張秘書絕對不會拿親外孫這種事來撒謊!

  林云并沒有理會吳大勇,而是直接轉身看向眾員工。

  在場的一百多號員工,個個都低著頭,噤若寒蟬,因為之前林云說自己是新董事長的時候,他們都嘲笑過林云,他們當然怕的要死!

  要知道,這不光是新董事長,更是柳老的親外孫!

  感受到眾人對自己對敬畏,林云心中感慨不已,曾經有誰敬畏過自己嗎?絕對沒有!

  林云掃視一圈后,最終將目光停留在吳少身上。

  吳少見林云向自己走來,他一陣驚悸,后背冷汗直冒,他知道林云是來找他算賬了!

  “林少爺!”

  林云來到吳少面前后,吳少竟然一下子抱住林云的大腿,主動求饒起來。

  “林少爺!我錯了!我不該搶你女朋友,我給你道歉!我把菲菲還給你,你……你饒了我吧!”

  就憑柳董親外孫這一驚人身份,吳少除了求饒之外,根本生不出其他想法。

  看著趴在自己面前求饒的吳少,林云心中不禁感慨,有錢有勢就是好,吳少這種富二代,昨天還在自己面前囂張跋扈,今天卻主動跪地求饒。

  這是林云曾經做夢都不敢想的!

  “把她還給我?抱歉,我不需要這種賤女人!另外,你覺得我會饒了你嗎?”林云瞇著眼睛。

  說罷,林云直接一腳將吳少踹開。

  被踹倒的吳少,想到林云的身份后,他也只能將怨氣硬生生的憋住。

  “董事長!我……我兒子是小孩兒不懂事,他要是有哪里得罪過您,您就大人不計小人過,饒……饒了他吧。”吳大勇上前為他兒子說情。

  林云冷眼看向吳大勇:“你還有臉給他求饒,子不教,父子過,你兒子這么囂張跋扈,和你的縱容也有很大的關系。”

  緊接著,林云大聲道:

  “我以新董事長的身份宣布!你們父子二人,從今天起被華鼎集團開除,永不錄用!”

  “什么?開……開除!”

  吳大勇的臉色都變成了豬肝色。

  吳大勇打拼多年才做上總經理的位置,現在要是將他開除,那他多年的努力可就付之一炬了啊!

  吳大勇本想以自己的老資歷反駁,但他想到林云是柳董的親外孫后,到嘴邊的話也只能硬生生的咽下去。

  吳少更是一臉絕望,他平日里能混的如魚得水,全靠他爸,要是他爸也被開除了,那他將失去富二代的身份,那他以后還怎么活?

  吳少感覺,他從天堂瞬間跌入了地獄!

  “保安!將吳家父子架起來,丟出去!”林云一揮手。

  旁邊的十幾個保安面面相覷,有些猶豫,畢竟吳大勇一直是分公司的一號人物。

  林云眉頭一皺:“怎么?你們聽不懂我的話嗎!還是覺得我分量不夠?”

  “夠夠夠!”

  保安們連連應道,他們想到林云是柳董的親外孫,就打消了顧慮。

  有林云撐腰,他們就算讓他們打吳家父子一頓,他們也不怕!

  想明白這一點后,這十多個保安,直接上前將吳大勇和吳少架起來。

  “混蛋!給老子放手,老子可是吳少,你們這些臭保安也敢對老子動手!想死是吧!”吳少竭力大吼。

  一名保安冷笑道:“吳少,你和你爸都已經被開除了,還在這裝?你現在算個什么東西!”

  另外兩個架著吳少的保安也說道:

  “就是,你還以為你還是吳少啊?還跟我們擺架子?你現在屁都不是了!再鬧我抽你信不!”

  說罷,他們直接架著吳少往外而去。

  “你們……你們……”

  吳少氣的嘴唇都顫抖起來,自己竟然被幾個保安如此羞辱?偏偏他還沒辦法!

  吳大勇倒是比較平靜,他只是臉色難看,并沒有大吼大叫,作為商場老人的他,很清楚局勢,他沒資格跟柳董的親外孫斗。

  吳家父子被丟到不遠處的街邊后。

  在場的員工許多員工見到這一幕后,心中反而暗爽不以,平日里吳少憑著自己身份,在公司里欺男霸女,許多員工心中都很厭惡吳少,只是敢怒不敢言。

  現在看到吳家父子倒臺,他們當然高興。

  林云這時候走到菲菲面前。

  自己跟菲菲的恩怨,也該做一個徹底的了結了。

  此時的菲菲,臉色發白,他跟吳少在一起,完全是因為吳少的錢和地位,結果現在吳少卻倒臺了?

  反倒是她剛甩掉的前男友林云,竟然一下子變成了董事長,變成了西南首富的外孫!

  “林云,你……你家里明明很窮!你怎么會是柳董的親外孫!”菲菲一臉不甘,她自問她很了解林云的家室啊!

  同時菲菲心中也后悔不已,要是她早知道,林云是西南首富柳志忠的親外孫,打死她都不會跟林云分手的!

  “對呀,世界就是這么奇妙!我也沒想到,我會是柳志忠的親外孫。”林云笑道。

  菲菲咬著嘴唇:“林云,我……我就是被吳少的花言巧語給騙了,昨天才一時糊涂,其實……其實我是真的愛你的,你……你看在我們兩年的感情上!求你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

  菲菲說到最后時,已經抱住林云的胳膊,一臉祈求。

  “抱歉,你高攀不起!”

  面無表情的林云,直接將菲菲推開。

  昨天菲菲對林云有多絕情,今日林云就對她有多絕情!

  推開菲菲之后,林云直接轉身離開。

  看著林云無情離開的背影,菲菲的心就墜入了九幽之下。

  她心中明白過來,這個曾經她瞧不起的男人,她這一輩子恐怕都高攀不起了……

  林云來到副總經理劉波面前。

  劉波被嚇得臉色一變,連忙說道:

  “林少爺!我跟吳大勇可不是一伙的,林少爺明鑒啊!”

  林云攙扶起劉波:“劉總,不必驚恐!我不是來找你麻煩的,相反,我要給你升職,從今天起,你就是公司的總經理!”

  “真……真的?”劉波又驚又喜。

  “當然是真的。”林云笑了笑。

  昨天林云得知要來這里當董事長后,就花錢找人打聽了公司的一些內部情況。

  據情報所知,這個劉波是一個商業能力挺厲害的人物。

  只可惜他時運不濟,一直被總經理吳大勇壓著,很多劉波的功勞,都被吳大勇搶了,反倒是吳大勇搞砸的事情,最后讓他背鍋。

  對劉波這樣的人,就差一個能提拔他的貴人!

  林云也花錢調查了劉波的為人,得知他人品也不錯,所以林云愿意拉他一把。

  “謝謝董事長!董事長我提拔之恩,我劉波必當終生銘記!”劉波激動不已,就差給林云跪下了。

  對林云來說,或許只是一句話的事情,但對劉波來說,卻是難如登天的事情!他等這個機會等待太多年了!

  “謝就不必了,以后好好干!把公司給我做的蒸蒸日上,就是對我最好的報答!”林云說道。

  頓了頓,林云繼續道:“我的身份,你是知道的,只要你干的足夠好,以后我還能把你往上提拔,絕對不只是區區一個分公司的總經理,明白嗎。”

  “明白!林董事長放心!我一定會竭盡全力的!赴湯蹈火,再所不辭!”劉波語氣堅決。

  劉波明白,林云就是他的貴人!他心中暗暗下定決心,以后死心塌地效忠林云,并全力發展公司!

  “我看好你!”林云拍了拍劉波的肩膀。

  對曾經的林云來說,劉波這種大公司的副總經理,那就是自己需要仰望的大人物。

  而現在,他卻在要林云面前點頭哈腰。

  緊接著,林云又看向在場的一百多名員工。

  “各位員工,作為見面禮,我私人給你們每人發一萬元,隨下月工資一起發給你們!”林云直接說道。

  “什么!一萬塊的見面禮!?”

  “林董萬歲!林董萬歲!”

  在場的員工們驚愕之后,都激動的連連高呼起來,個個都顯得十分高興。

  還有什么比直接發錢更好的福利呢?而且還是一萬塊!

  “新董事長真是太大方了!一見面就發這么多錢!比吳家父子強太多了!”

  “就是就是!跟著這么大方的新董事長!以后肯定有搞頭!”

  ……

  員工們激動的議論著,誰不喜歡一言不合就發錢的董事長?

  而且吳家父子在的時候,吳大勇對員工們是很摳的。

  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狼行文學] 回復數字192,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林云這樣一發錢,直接成功籠絡到了人心。

  在場一百多個員工,一人一萬也就一百多萬,這點錢對現在對林云來說并不算什么。

  林云擺了擺手:“各位員工,這點錢并不算什么!只要你們好好干,我保證以后獎金、福利多多!”

  “跟著林董,赴湯蹈火再所不辭!”劉波帶頭大喊道。

  “跟著林董,赴湯蹈火,再所不辭!”

  “跟著林董,赴湯蹈火,再所不辭!”

  ……

  員工們都激動都跟著喊起口號。

  林云看著眾人干勁十足,他滿意的點點頭。

  雖然外公昨天說,林云只需要做甩手掌柜就行。

  但林云既然成了公司的董事長,肯定想讓公司發展的更好,也算是向外公證明,自己不是一無是處的富三代!

  一直站在旁邊的張秘書,將這些全都收入眼中。

  張秘書不禁心中暗道:“沒想到小少爺這么厲害,不但讓心總經理對他死心塌地,還輕易籠絡到公司員工的人心,倒是有些柳老爺子的風范。”

  林云今日的表現,大大出乎了張秘書意料。

  張秘書決定將剛剛看到的一切,都匯報給柳志忠老爺子。

  ……

  公司早已經步入正軌,各方面都已經比較成熟,所以也沒什么需要林云操心的,事務都有劉波和高管們處理,林云在公司呆了一上午后,就離開了公司。

  另外,林云還叮囑劉波,將吳家父子的關系戶,全都從公司清理掉。

  據林云昨天打聽到的消息,吳家父子往公司塞了不少關系戶,只拿錢不做事,這種害群之馬,必須清除!

  另一邊,吳家。

  “該死!該死!”

  憤怒的吳少,狠狠的將桌上的杯子砸在地上。

  “爸,難道……難道我們就這么算了嗎?”吳少顯得很不甘心。

  “當然不能!今天這口氣不出,我吳大勇誓不為人!”吳大勇咬牙切齒。

  “可是,他是柳董的外孫,就憑這一點,我們根本斗不過他啊。”吳少一臉無奈。

  “明的我們斗不過,那我們就來陰的!我們暗地里找幾個打手,把那小子給廢了!”吳大勇面容猙獰。

  吳少眼前一亮:“爸,妙計啊!只要我們死不承認,也沒人知道是我們雇的人!至于那些打手,給他們些錢,讓他們到國外躲一陣就沒事了。”

  “沒錯,我認識幾個打手,我這就去辦!”吳大勇直接起身往外。

  “爸!讓打手們下手狠一點,最好將他弄成植物人!”吳少吼道。

  ……

  中午,青陽大學。

  8112宿舍內。

  “林云,今天上午是鄭屠夫的課,你小子竟然直接曠課不來。”林云剛一進宿舍,一個胖子就來到林云面前。

  這個胖子,是林云在大學里唯一的朋友,叫黃勛。

  “上午實在是有點事情。”林云攤攤手。

  “那你小子也請個假啊,鄭屠夫說了,他要掛你的科!”胖子一臉認真。

  “他想掛我科?”林云雙眼一瞇,眼中泛起幾分寒意。

  鄭屠夫原名鄭大偉,是林云的大學老師之一。

  不過林云對他的印象很差,一是因為他本就很兇,才有屠夫的外號。

  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上學期林云撞見鄭屠夫和某名女同學發生關系。

  據說鄭屠夫威脅那名女同學,不跟他發生關系,就掛那名女同學的科。

  這種人渣竟然也配為人師表?

  “林云,你去找鄭屠夫道個歉,再求求他,說不定能挽救一下,如果真掛你科,很麻煩的。”胖子說道。

  “放心吧,我會去找他的,不過嘛……”林云嘴角露出一抹冷冽的笑容。

  如果放在以前,林云遇到這種事,可能會去找鄭屠夫道歉。

  但是,如今林云身為西南首富的孫子,林云會去求他?

  ……

  分院辦公室。

  門沒鎖,林云直接推門走進辦公室。

  鄭屠夫此時正在辦公室里看小電影,他聽到推門的動靜后,連忙關掉頁面,然后扭頭看去。

  當他看到是林云的時候,頓時一陣火大,畢竟林云打擾了他的雅興,還嚇了他一跳。

  “林云!你進辦公室不知道敲門嗎?懂不懂規矩,還有,你今天上午竟然敢曠我的課!你知道后果嗎?!”鄭屠夫面色陰沉的喝斥起來。

  “鄭老師,我就是為掛科這件事而來的。”林云一邊說,一邊走到鄭屠夫面前。

  “哦?你想求我別掛你科嗎?很簡單。”

  鄭屠夫搓了搓手指,示意要錢。

  林云冷冷一笑,他早已經猜到鄭屠夫會要錢。

  林云坐到旁邊的椅子上,然后翹起二郎腿,說道:

  “抱歉,我可不是來求你的,我是來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識相,上午曠課的事情,就此一筆勾銷!否則……”

  “否則什么?”鄭屠夫帶著玩味的笑容追問。

  林云雙眼一瞇:“否則,我保證會讓你付出慘痛的代價!”

  “什么?讓我付出慘重的代價?就憑你一個窮大學生?哈哈,真是笑話!”鄭屠夫忍不住笑起來。

  鄭屠夫雖然兇,但他都是挑軟柿子捏,他知道林云就是個軟柿子。

  緊接著,鄭屠夫收起笑容,將桌子一拍:

  “小子,我也把話撂這兒,今天你讓我很不爽,你必須給我道歉,然后封五千塊的誠意金紅包,否則,我不但讓你期末掛科,還能讓你將來拿不到畢業證!”

  在鄭屠夫看來,林云這種沒錢沒勢的窮小子,只要他稍微家威脅,就會妥協求饒。

  林云聞言之后,臉色一沉。

  “鄭屠夫,你這種敗類,真的不配做老師!另外,你也沒珍惜我給你的機會,你會后悔的!”

  說罷,林云直接起身往外走去。

  鄭屠夫聽到林云叫他外號,他氣的一拳砸在桌上。

  “混蛋,你竟然敢叫我鄭屠夫!你竟敢這么跟我說話!我保證,后悔的人一定是你!”鄭屠夫朝著林云的背影大吼。

  在大學中,得罪老師可是很不明智的行為。

  鄭屠夫心中已經打定主意,不但要期末掛林云的科,重修的時候還要為難林云,讓林云拿不到畢業證,這樣才能出他心中的惡氣。

  另一邊。

  “真是個衣冠禽獸,枉為人師!”林云出了辦公室后,不禁搖頭。

  這個鄭屠夫,真的讓林云感覺很惡心。

  其實在曠課這件事上,林云只需要拿出幾千塊給鄭屠夫,就能解決,但是,林云絕對不會這么做!

  林云要做的,是讓鄭屠夫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慘重的代價。

  林云一路來到校長辦公室外。

  “咚咚咚。”

  “進來!”

  進門后,身穿西裝的周校長,映入林云的眼簾。

  周校長抬頭看了一眼林云,然后一邊繼續看報,一邊說道:

  “這位同學,你有什么事嗎?”

  “周校長,我想給學校捐點兒款。”林云輕描淡寫的說道。

  “捐款?這位同學,你的好意我們領了,不過我們學校不差幾十、幾百塊錢,你還是留著自己用吧。”周校長一邊看報,一邊回答。

  林云笑了笑:“周校長,我要捐的不是幾十塊、幾百塊,而是……一千萬!”

  “什么?!一千萬!”

  校長連忙放下報紙,一臉驚愕的看向林云。

  “這位同學,你在跟我開玩笑吧?你要捐一千萬?”

  校長看林云的穿著打扮,完全不像是能拿出一千萬的主。

  “你把學校賬號報給我,我轉賬之后,你就明白是真是假了。”林云說道。

  校長想了想,最終將賬號報給林云。

  “轉賬完畢,校長你查收吧。”林云很快就用手機完成轉賬。

  “小李,你給財務打個電話,看看是否收到一千萬轉賬。”校長對不遠處的秘書說道。

  秘書點點頭,然后連忙打電話確認。

  “校長,核實完畢!財務那邊說……剛剛突然收到一千萬的神秘轉賬!”秘書急切道。

  “嘶嘶!”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狼行文學] 回復數字192,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校長頓時倒吸一口冷氣,他沒想到這竟然是真的!

  一千萬的捐款啊,這絕對是青陽大學開校以來,收到的最多的捐款!

  “小李,趕緊給這位同學沏茶!沏我珍藏的普洱!”

  校長說完之后,連忙帶著笑容起身來到林云面前,熱情道:

  “這位同學,您趕緊坐,不知您尊姓大名,是哪家的少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