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性愛技巧  »  三姨的絲襪
三姨的絲襪

三姨的絲襪

事情還的從那年夏天說起,早上起來洗漱完,我坐在凳子上吃飯。
“二子(化名)今天你爸要去給你三姨家吊棚,你也去幫幫忙”媽一邊吃著
飯一邊說。
“我還有事呢,我不去!”我一口回絕,媽的臉色突然就不好看了。
“跟著去熘達熘達也挺好,也不累”爸說著給我使了個眼色,那意思別惹你
媽生氣。
我不情愿的“恩”了聲。
吃完飯,爸帶著氣泵(裝修用的機械設備)先走,我騎著摩托后面跟著,說
起來給三姨家干活我并不抵觸,在我眾多的姨中,她是最和善的,也跟媽關系最
好,只是因為我昨天約了同村的哥們今天去釣魚,所以才有些不情愿,不過看來
釣魚是去不成了,打了個電話給哥們,說明了情況,哥們倒是很理解。
我騎摩托,一向很快,十幾里的路程很快就到了,遠遠地就看見三姨在幫爸
卸車,氣泵被從車上卸下后,爸抱著進了院子里,三姨彎腰去撿掉在地上的繩子,
裙子的下擺隨之升起,我的視力不錯,一眼就看出三姨露出的小腿上包了一層肉
色的絲襪,心里突然感到一陣跳動,忍不住瞇眼細看,可惜三姨此時已經把繩子
撿起,聽到摩托聲,回頭看見是我,三姨一臉的高興“二子也來啦!”
我心里有事,臉上不自覺的有些發紅,三姨笑著說“二子都十七八了,還挺
靦腆的”
進了院,爸問三姨夫去哪了,三姨說又去城里干活啦,爸點點頭,又說了些
閑話,三姨拿了一大堆的水果讓我吃,過了一會,爸就張羅著要吊棚,結果到廚
房間量了一下尺寸,爸說三姨準備的木料根本不夠,商議之下,三姨給最近的木
料店打了個電話,木料店有所需的材料,然后三姨讓我看家,拿上錢跟爸開車去
買木料了。
我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正好是奧運會的跳水比賽,看了一會覺得沒啥勁,
關了電視依靠在沙發上,突然我想起了剛剛在三姨家門口的那一幕,我從沙發上
坐起,四處的尋找著有哪些地方會放絲襪。從客廳的衣柜一直找到三姨家的臥室,
都沒有絲襪的蹤影,我忍不住有些心急,耳朵聽了聽周圍的動靜,并沒有車的聲
音,看來三姨他們還沒回來,我又在這幾個屋子找了一遍,還是一無所獲,垂頭
喪氣的坐在沙發上,手習慣的插到了沙發的坐墊底下,一種特殊的觸感,讓我突
然心跳加速起來,掀開沙發的坐墊,一雙黑色的絲襪就在下面,我拿起絲襪,絲
襪很長,有很大一部分垂到下面,這麼長應該是到腰的,很明顯這雙黑色絲襪被
穿過,但是依然很干凈,這很符合我三姨的性格,因為她就是個干凈的人。
我把絲襪放在鼻下聞了聞,有一絲皮膚的味道。我的手在絲襪上撫摸,突然
覺得有一塊粗糙的地方,翻過絲襪,在那里赫然有一塊白色的污垢,我感肯定那
是由精液凝結成的,陸續的我又發現好幾處這樣的精斑,在往上找,絲襪上有一
個洞,我抖開絲襪,這個洞在絲襪的襠部,洞邊緣處的修飾讓我意識到,這個洞
并非是撕破的,而是一種情趣的設置,這是一雙開檔的連褲襪。
我突然有些不知所措,在我的印象里三姨一直是一個保守的女人,就算是再
熱的天,她的裙子都會長的幾乎接觸到地面。可這個開檔的連褲襪和上面的精斑,
讓我知道三姨應該還有另外的一面。
想著三姨豐滿的乳房和她走路時碩大的屁股,我突然感到身上一陣燥熱,身
下的某處已經屹立起來,再次看了一眼大門的方向,又聽了聽動靜,確定了沒有
人,我解開褲子,坐在沙發上,當把絲襪套在陽具上的一剎那,我的陽具不自覺
的抖了抖,一種奇妙的快感由那里竄向全身,我抓著絲襪在龜頭上來回的摩擦,
絲襪的質感令我的鬼頭迅速膨脹起來,由于充血的原因龜頭處已經非常紅了,這
樣摩擦了一會,我將絲襪套住陽具,開始劇烈的抽動,很快我就感到一陣快感襲
來,射出了幾股精液。
射完后我用絲襪把陽具擦干凈,此時的絲襪已經濕了一大片,考慮到保密的
問題,我又找了些衛生紙,在絲襪上擦了一會,覺得應該看不出來了,就將絲襪
又放回了沙發墊的下面。
清理完現場,我又坐回到沙發上,心里突然有一種罪惡感,為了分散自己的
注意力,我又打開電視有一眼沒一眼的看著。
過了大約半個小時,爸和三姨回來了,接著就是吊棚,因為只掉一個廚房間
的棚,速度總體來說還是很快的,太陽很高時就完活了,爸開著車先走了,我騎
著摩托剛走出三姨家沒多遠,摩托就熄火了,登了幾下,再也登不著了。
三姨站在門邊見我的摩托開不了,便跑過來“咋回事啊!”
“老毛病,不著火啦!”我說著將摩托推回了三姨家,跟三姨要了些工具,
開始解我的摩托。
本來以為會很快,可這一修就是很幾個小時,等我登著了摩托,天早就黑了
下來,我騎車要走,三姨說啥也不放心,沒辦法跟家里打了個電話,我晚上就住
在了三姨家。
對于這樣的結果,我心里其實是有些小興奮的,盡管我知道晚上不可能發生
我所幻想的事情,可現在能跟三姨住在一起,我還是很樂意的,尤其是今天晚上
就我們兩個人。
天總是不遂人愿,晚上我和三姨正在吃飯的時候,三姨夫回來了,原來是工
地要求工頭要有身份證,所以回來拿的,明天還得起早走,三姨夫見我在,非要
和我喝酒,我不會喝酒推脫了幾次,三姨夫還是不依不饒,最后三姨發話了,三
姨夫才消停。
晚上躺在床上我一絲睡意都沒有,想起那件黑色絲襪,我又感覺有些心跳加
速,從床上起來,推開門進了客廳,走到沙發邊上,在沙發墊下摸了摸,并沒有
發現那雙絲襪,我以為自己記錯了,又在沙發的另一端摸了摸,還是沒有,怪啦!
難道三姨拿去洗了?不可能啊?我今天沒看到她洗東西啊。
正在我疑惑的時候,一陣呻吟聲響起,我抬頭望向三姨的臥室,臥室門下面
與地板的縫隙里透出一絲亮光。
我馬上明白了這呻吟的含義,躡手躡腳的走到三姨的臥室門外,將耳朵貼在
門上,清晰地呻吟聲傳來,三姨的聲音本來就很好聽,而此刻的呻吟聲聽上去則
更加溫柔更加誘惑了。
心跳的速度幾乎讓我有些顫抖,把手伸到褲頭,不斷地攪動著雞雞,一陣陣
舒服的感覺傳到全身,也許是我太投入了,頭部頂了一下門,門裂開了一條小縫,
居然沒有插著,我心里一驚,整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如果門開的聲音被屋里的
人聽見……,我簡直不敢想下去。
不過很快我就把心放下了,由于門開了一條縫,屋里的呻吟聲更響了,估計
三姨的臥室應該是隔音的。否則開門與不開門,聲音變化不會如此大,不過現在
已經不重要了,因為相對于兩人折騰的聲音,開門聲應該不會引起他們的注意。
我透過門縫看向屋內,他們只開著臺燈,而且似乎也調到了弱光的檔上,整
個屋子有些昏暗。
不過我還是看清了床上的兩人,三姨夫干瘦的身體正壓在三姨身上一挺一挺
的,他的手還不停地摸著三姨的大腿,而那件開檔的黑色絲襪此刻正套在三姨的
腿上。
“你別叫的那大聲,二子還在隔壁呢”三姨夫喘著粗氣說。
“是你干的太厲害,額……,我能忍住嗎?”三姨語調有些飄忽的說道。
“對了,你晚上干這事,早上起得來嗎?”三姨又補了一句。
“現在才想起來,晚啦,別管那些啦,先把你干爽了再說”三姨夫說道。后
面的話有些走調,明顯是在用力。果然三姨的呻吟突然變得大了一些。
“死鬼,加勁也不說一聲”三姨呻吟著冒出這句話。
三姨夫突然把三姨的腳抬起來,伸出舌頭在三姨的腳心舔了一口。
三姨身子一陣,幾乎是帶著哭腔道“不行,要來啦!" 接著三姨整個身子都
抖動起來。過了一會隨著三姨身體的漸漸平靜,三姨夫將陽具拔了出來。
“你還沒射呢?”三姨抬頭看了三姨夫一眼。
三姨夫點點頭,三姨坐起來,伸手握住三姨夫的陽具開始擼動,三姨夫則靠
在被子上享受。
過了好一會三姨夫還是沒射,三姨有點著急,另一只手也加入其中,過了一
會又低下頭伸出舌頭舔食著三姨夫的龜頭。
“啊,啊”三姨夫高喊了兩聲,三姨趕忙用自己的雙腳裹住三姨夫的陽具,
上下動著,這時一股液體從兩腳之間噴出。
三姨用腳抹凈三姨夫陽具上的精液,三姨夫翻身躺在床上。
“先蓋上被子,別著涼嘍”三姨將被子推給三姨夫,自己做到床沿上,伸手
脫下了套在腿上的黑絲襪。
我趕忙鉆進了我的屋子,透過門縫我看到三姨從臥室出來,在門邊站了一會,
估計是奇怪門怎么開了?
接著三姨又向我在的房間看了看,昏暗的客廳我并沒有看清三姨的表情,不
過我的房間是關著燈的,三姨應該不會懷疑我吧,我安慰著自己。三姨看了一會,
搖搖頭,向洗澡間走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