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老婆愛穿旗袍
老婆愛穿旗袍

老婆愛穿旗袍

女性服飾在表現女性身體的曲線美方面,旗袍是個有中國特色,別具匠心的

古典樣式,誰說古典的東西都是傳統死板的,身材凸凹有秩的女人會在旗袍的包

裹下完美地處理著對女性身體玲瓏的局部效果,并把自己身材原本就驕傲的優點

展現的淋漓盡致。

回到我的故事里面。

***********************************

老婆非常喜歡旗袍,記得結婚慶典的時候現場更衣就有兩件旗袍。

話說回來,旗袍穿在老婆身上也確實漂亮,高聳的胸部,纖細的蜂腰,楚翹

的臀部,被布料包裹的凸凹有秩,大腿開衩的延伸引起男人無限的遐想,尤其那

一絲大腿露白,更把性感的美腿最誘人的部分如潘多啦的魔盒一樣打開一角,管

窺一斑的幻化出女人的性感與誘惑,旗袍的美,在我看來大過比基尼的刺激,是

因為,嘎然停止的開衩在現實的停頓與的腦中幻想差距以及被包裹束縛的緊身感

覺,是在幻想中窒息的美。

老婆家里已經有了幾件長短旗袍,可是大家都知道其實旗袍是一種類似晚禮

的衣服,只有出席舞會,參加party,或者去舞廳跳舞才好穿。當然偶爾在

夏天當裙子穿穿短旗袍也合理。

這天我和老婆去看一個車展,幾個模特開衩到腰間的旗袍吸引了老婆和我目

光,那件旗袍其他部分和正常旗袍無異,只是開衩非常高,后面的布料畫著下斜

線遮擋著部分臀峰的位置,臀峰旁邊的部分裸露的臀部曲線和大腿配合著連接成

一副誘人犯罪的曲線畫面,而前面的布料則露出更多的大腿側面,白皙的凝脂,

完美的停止快要接近女性陰部的側面,想象力帶來的誘惑沖擊著腦子,男人的眼

球在有時真是不受自己的控制,而是聽從下面的安排。

回來的一路上,我故意說那模特真漂亮之類的話,刺激著老婆的嫉妒心。

我很清楚,老婆的內心一直有一種暴露的欲望,雖然沒到暴露狂的程度,但

過程中受到的鼓勵和甜頭已經讓她樂此不疲了,象吸毒一樣,哪怕背后受到鄰家

大嬸的指點,也在所不惜了。

周末是個明媚的早晨,透過窗簾的一角,陽光愜意地斜射到屋里,臥室逐漸

明亮起來,我睜開朦朧的睡眼看著旁邊老婆,老婆慵懶的伸著身體,身體的曲線

洋溢著誘人的味道。本就堅挺的小弟弟在這樣誘惑的畫面前血脈翻張。

老婆已經醒了,微笑的看著我,眼中充滿了等待。

我的手開始在老婆的肉體上下游走起來,口腔黏膜的接觸,舌頭在深吻中打

著轉。然后又是一段顛鸞倒鳳,巫山云雨。

老婆動情的呻吟聲音環繞的房間……

我家的狗狗在門口趴著,然后用爪子擋著眼睛,(老大也太不注意影響了,

這大白天的就這么……)

我起了床,老婆穿著丁褲和情趣透明短裙在臥室的梳妝臺前打扮著(妝罷低

聲問夫婿,畫眉深淺入時無。女人化妝時的狀態最動人了,難怪古人也對對鏡精

心梳妝打扮的婦人細化其詞),后開叉的短裙裸露著臀部的春色向著門口。

有人敲門,我正在旁邊的洗手間刷牙。

我走出洗手間上前打開防盜門。

原來是鄰家劉伯,劉伯身著一身運動服站在門口。平時雖然還是經常見面,

但卻沒說過幾次話,有時見面只是點個頭而已。

「小伙,你家有羽毛球拍沒?借我一下。」

「老婆,劉伯借一下我們的羽毛球拍,在你你梳妝臺側面的大衣柜上面。你

幫著拿一下。」

老婆起身,把椅子拿到大衣柜的下面,踩了上去。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情趣

內衣后面春光乍現對外人曝光的可能性。

我側面看了一眼老婆性感的臀部在丁字褲和后開叉短裙的裝飾下,誘人的對

著屋子的門口,像是跟其他人曖昧的打著招呼。

「劉伯,你進屋跟我老婆拿吧。」

我聲音不大的說,然后便轉身走向洗手間繼續刷牙。

劉伯走進屋里,眼睛直直的看著老婆暴露的丁字褲臀部和幾乎透明的情趣內

衣,然后不由自主的靠近老婆的身體。這時他離老婆的臀部非常的接近。

老婆站在椅子上面并未注意到身后走近的人是誰,而是全神貫注的搜尋著大

衣柜上面的羽毛球拍。

「老公,這個椅子不夠高,你把旁邊的小板凳幫我放在腳下面。」

老婆的手臂在上面吃力的摸索著。

劉伯沒有出聲的從旁邊茶幾下面拿起板凳,慢慢試探著讓老婆感覺到板凳在

腳下的插入。

老婆抬起一只腿踩在板凳上,大腿根部慢慢張開,裸露的臀部中間淫靡的開

縫處一下暴露出來還留有少許早上與我巫山云雨的痕跡,這時擋下的陰道肉縫和

菊花孔在丁字褲遮擋下的淫蕩畫面大面積而且近距離暴露在劉伯的眼前。

劉伯咽了下口水,眼睛的廣角有效地定位在老婆從下面看上去的肥大的臀部

和少許露出的性器官邊際,聚精會神地象達爾文研究物種起源一樣專注。

「老公扶我一下。」

小巧的板凳讓老婆有些站不穩。

按說這種稱謂已經可以讓劉伯召喚來我,但這時的劉伯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

理性思維了,雙手顫抖著扶向老婆的雙臀。

「討厭,又占人便宜。」

老婆嘻笑嘟囔著扭了一下肥美的臀部,太淫蕩了。

她不知道雙手的主人根本不是老公。

終于老婆拿到的羽毛球拍,然后慢慢的回過頭來準備遞過來。

「啊,怎么是你啊?劉伯。」

老婆腿一軟,一下身體就失去重心,后仰地向劉伯壓來。

劉伯一陣恐慌,來不及做任何動作,就被高處的老婆重重的壓了下來。

當兩人落地的時候,我正準備走進來,一副色情的畫面映入我的眼簾:

劉伯躺在地上,雙手還握著老婆大腿和臀部的交界處,老婆肥美的臀部,淹

沒式的壓在劉伯的臉上,看不見劉伯的五官。

老婆有一只手不小心摸到了劉伯的陰部,那里已經支起了高高的小帳篷。

原來只感覺老婆的屁股豐滿,現在看著不見五官的劉伯才覺不是一般的豐滿

啊。

(這位同學,太過分了啊,當著老公面玩69,還不趕快起來啊,別把老頭

憋著啊。)

老婆這時已經顧不了自己的情況,連忙抬起腿,翻身從劉伯臉上下來,至此

劉伯抓著老婆的臀部的手才不自然的松開,好像那么不情愿。

老婆轉身面對躺在地上的劉伯說:「哎呀,摔壞沒,劉伯,您老沒事吧,剛

才我沒站穩,對不起啊。」

「沒事,沒事。我這身子骨還好,再折騰兩次也沒問題。」

(我靠,揩油沒夠啊。)

劉伯眼睛翻了翻,又掃了一下穿著情趣內衣的老婆,舌頭舔了一下嘴唇。好

像還在仔細地回味著剛才老婆陰部的余溫和成熟的味道……

(太老不正經了,我得重新評估這個平時看起來比較慈祥的老頭了。)

「太好了,謝謝你們的球拍,這材料看著就結實。用完我馬上換給你們。」

「不急,您慢慢用,我們不著急。」

劉伯一臉滿足的拿著球拍離開了我家。

啊,老婆我不是故意的,耳朵斷了啊,別扭了。

(此處省去500字老婆的暴行,需要人道主義救援中。)

一陣鈴聲,是我的手機在響。

「昨天李嬸給介紹改旗袍的王伯給咱們打電話了,讓咱們呆會過去。」

吃過早飯,就去菜市場旁邊的那家裁縫店。

到了那家裁縫店,我和老婆剛要進去,,這時候一個裁縫模樣的老人匆匆走

了出去,好像很急,要取什么東西似的,差點和我老婆撞上。是不是王伯啊,我

們還未成謀面。

這時我來了一個電話,我就跟老婆說:「你先進去吧,我接一下電話。」

門半開著,我在門口一邊接電話,一邊看著老婆走了進去。

老婆仍然衣著火辣的性感裙裝,剛走進裁縫店,里面的只有一個男人轉過身

來。

老婆上前就說:「老板,我修改一下旗袍,這個旗袍開衩有點低,我想改高

一點,你能幫我量一下處理嗎?」

那個男人望著身材秀色可餐的老婆,咽了一下口水,眼睛轉了一轉,說:

「好啊,你要改哪件衣服啊,是手里這件旗袍吧。」

老婆點點頭。

「那你想改多高啊,你得穿上,改動的位置才好精確量出來。」

老婆想想也是,四周看了,里面有個里屋,門上掛著布簾。

老婆走進去,背過身子開始脫衣服,門上的布簾好像用的時間有點久了,有

些小空,有個地方還有撕裂的一條口子,男人側著身子假裝看著柜面上的服裝書

籍,眼睛卻通過粗糙的布簾看著里面的春光,老婆剛剛脫掉長裙,露出光滑的后

背和丁字褲下的誘人肥臀。

「小姐,你的旗袍是只改開叉,還是不合適的地方都改一下?」

「當然都改的合適一些啊,我夏天穿的。」

老婆怔了怔說。

「那我還得量一下你的實際尺寸啊,你是貼身穿吧,我得量一下你穿著內衣

后的尺寸,這樣才會更精確,要不只能目測了,可能你還得改。」

老婆猶豫了一下,還是答應了。

(穿衣服量尺寸,然后做的時候少算一點就行了嗎,老婆有時一些簡單的邏

輯總是想不明白,總是順著別人的思維。我有時在想老婆是不是經常用胸部考慮

問題。)

那個男人走了進去,老婆轉了過來,面帶緋紅。

男人瞄了一眼老婆性感的肉體,然后拿了一把軟皮尺走上來。

「先量一下胸圍吧。」

皮尺象伊甸院里面的蛇一樣包住老婆的奶子。戴著半杯胸罩的奶子一接觸皮

尺,身體一怔,早上的快感還沒有消失,這時老婆的身體敏感極了。

男人然后又把皮尺在乳頭外側拉緊,然后又左右晃了一下,皮尺已經嵌入胸

罩中,摩擦著老婆的乳頭。電流象銀沙灘的海浪一樣襲來,老婆身子有些軟,呼

吸急促起來。

男人的手法很細膩,很懂得用適當的方式接觸女人的敏感點。

「胸圍的數據,還包括胸上圍和下圍,小姐。可能費事一點。」

(男人對旗袍真的很熟悉,在半開的側窗我如神的看著里面的一切。)

老婆支吾的答應著。

皮尺在腋下和乳房的大面積之上紛飛滑動著,象沖浪的帆板。如果不是帶了

一個半杯乳罩,想來老婆可能已經沉醉昏迷了。

「再量一下腰寬。」

男人輕輕的說。

皮尺滑過老婆的腰際,左右一晃,尤其是腰際兩側的摩擦帶來的快感越來越

強,簡直讓人陶醉。老婆猛的一怔,想要摔倒的樣子。

「最后量一下臀圍。」

男人望著穿著丁字褲的下體。扶了一下眼鏡,繼續尺量。

老婆好像才意識到自己丁字內褲的尷尬,紅著臉。

柔和的陰毛的從褲褲側面露出幾條,頑皮的打著圈。

皮尺摩擦著裸露的臀峰,老婆已經閉上眼睛,毫無意識地隨著皮尺左右微微

搖擺的轉動感受著快感波浪的陣陣襲來。老婆的舌頭下意識的舔了一下嘴唇。

剛才纏在臀部的皮尺,男人沒直接從臀部拿起,而是不自然地的從老婆裸露

的臀部中間倒了一下手,然后從擋下抽出。

快速的摩擦帶來的強烈快感猛烈的沖擊著老婆的有點模糊的思維。男人的頭

靠近老婆的胸部,手已經完全握住了老婆的雙臀……

(嘟,我吹響哨子,剛要拿出黃牌警告那個犯規動作過大的男隊員,這時有

人的聲音在我前面響起。)

「小張,你的衣服我取回來了。」

聲音從屋子外面傳進來,一下驚醒了屋里的人。

老婆啊的一聲,從恍惚中驚醒,下意識的去尋找衣服。

「這里再簡單處理一下就好,你稍等。」

那個之前在門口遇見的裁縫摸樣的老頭走進屋,然后低頭繼續處理著手里的

衣服。原來他是王伯。

不多時,男人從老頭手里接過衣服轉身離去,臉上一副壯志未酬的樣子。

老婆此時已經從容的穿好旗袍,又恢復的平日的端莊,緩步走了出來,表情

好像黨員們剛剛聽過三個代表一樣。

「您也要改一下衣服吧?來我給您量一下。」

「剛才你的伙計已經給我量過了啊,他沒告訴你尺寸嗎?」

「哦,您誤會了,他是我的一位客戶,今天來取衣服的。」

「不是吧。」老婆一下怔在屋中,不知所措。

一直在屋子外面側窗等待多時的我,走進了屋子,和裁縫說明旗袍改動的意

思,然后等待老師傅又重復了一遍剛才的皮尺丈量。

「明后天你們就可以過來取衣服了。」

我點了點頭,然后帶著有點懵懂的老婆走出屋外。

陽光照射到老婆緋紅的臉上,好看極了。


回到家中,老婆跟我輕描淡寫的說了一下王伯的客戶冒充他的伙計,給老婆

量衣服還揩了些油的事情(看來老婆的人品還是很誠實的,這年頭也不容易),

然后一臉無奈的樣子。還說這年頭,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就想著占女人便宜。

看著老婆義憤填膺的樣子,我還感覺真是有點意思,明明自己也享受其中,

還作出吃虧吃大了一樣的表情。

我就追問老婆感覺怎樣,是否有什么高潮情節之類。

老婆假裝生氣,然后還說我也不進來救她,任她落入魔掌之類的話。

然后峰回路轉自言自語地說:「要說那男人還真是老道,手法真的象魔幻一

樣,弄得我當時真就有點五迷三道的了。」

(終于說實話了,呵呵)

經過此事以后,我有時也在和老婆做愛之前,常拿著皮尺說:「小姐,我給

你量一下身子,好做衣服。」然后借機會扒光老婆的衣服,挺槍上彈,把老婆就

地正法,老婆也驚天地泣鬼神配合著慷慨就義。

生活樂趣的提高也每況愈增。

那天次日旗袍就按照車模的樣式修改好了,因為這個顏色和質地和款式老婆

很喜歡,所以買了兩件衣服,參加很多跳舞聚會老婆很喜歡穿沒改那件,而另外

這件修改過的雖然不能經常穿,也可以作為情趣內衣偶爾在家中穿穿滿足一下老

公的眼球。

當然我也懇求了老婆幾次,說穿出來試試,老婆還是不肯。還讓我問問論壇

上的壇友大陸哪有穿那樣的旗袍大白天招搖過市的嘛。讓我很是郁悶。

(怎么沒有嘛,先不說車模穿了,就是哪家千金穿了你沒看到而已,真是沒

地方講理啊。)

看來需要我的鼓勵和安排哦,呵呵。

偶見報,某某舞廳被警方突擊檢查,陪舞小姐供高色情服務被現場抓獲多少

人等等,然后是文章就這一特殊色情場所的文化現象義正嚴詞的分析若干字。閉

著眼睛想象一下。人頭攢動的舞廳,光線昏暗,皮膚和皮膚近距離的摩擦,各種

性感衣衫若隱若現的包裹著的侗體,加上扭動的曲線。所有的一切都總會透露著

一種曖昧、色情的味道的感覺。我不喜歡妓女,交錢辦事,沒有一點情趣,這一

切好像離我是那么遙遠,但感覺也許哪天我也會在舞廳找到自己的樂趣。

老婆除了和我一起游泳之外,其他文娛活動也很豐富。

車友,同學聚會經常參加,08年奧運會還要鬧著去當志愿者那,很有參與

精神。

有一天周末,我正在家給色中色論壇寫《我露嬌妻》的系列帖子,這時在外

逛街的老婆給我打電話,說下午同學要聚會,平時總是吃吃喝喝,這次打算吃完

飯在樓里的舞廳跳跳舞。

由于時間倉促,讓我給她送件交誼舞穿的旗袍或者晚禮給她送到聚會的某某

酒店。

領導吩咐的事情一定要落實好,呵呵。

當我到飯店的時候,老婆跟同學們的飯局已經開始了。

我把老婆的旗袍給老婆送來的時候,老婆只是翻開看了看顏色,然后點點頭

就繼續和同學推杯換盞了。

我見老婆也沒把我作為丈夫引見給大家,可能覺得都不是我的熟人,丈夫在

場,男同學還有拘束,破壞別人敬酒的興致,少吃了幾口,就走到走廊里面吸煙

去了。

現在的同學聚會總是男生多,女生少。

加之老婆性格開朗,又很熱心,不善拒絕所以現場很多男生給老婆敬酒,說

起老婆又變漂亮之類的話,雖然老婆善飲,也經不起人海戰術啊。

不過走路好像還是沒有問題。

酒過三循,菜過五味。有同學說今天還有到舞廳的活動,大家不要喝倒了,

就此打住(看來多數人還是控制著酒量)。

大家收拾一下衣物,到飯店二樓的舞廳跳交誼舞。之間有不愿意跳舞的女同

學就先回家了,剩下的幾個都是愿意玩的男同學還有我老婆。

大家各自打理內務,準備下樓跳舞。

飯店二樓是個對外營業的舞廳,平時總聽說舞廳藏污納垢,其實就是指這類

舞廳。今天他們同學居然提議來這跳舞,我就覺得這個同學的品味還真是有點意

思,同學聚會居然聚到這里來了。

當我幫助老婆在一個空包房換衣服的時候,感覺老婆確實有點喝多了。人雖

然能只是勉強能站住,能看清對方。

其他的就不好說了。

我問老婆:「你是不有點喝多,不行,我們回家吧。」

老婆一臉不悅:「同學都在樓上等著我那,說好的怎么能回家啊。」(看來

意識還不是太模糊,呵呵)

我只好隨她了。我幫有點迷糊的老婆把那件旗袍換上了(暈,老婆今天又穿

的丁字褲)。

當然我不用說,大家也知道是哪件旗袍了,呵呵。

老婆說到了舞廳,讓我自己安排,同學好久不見要陪陪同學,我當然欣然答

應了。

然后我們分開上樓,老婆在前面,我跟在側后面。看著老婆走路上樓梯時的

樣子,我大流鼻血。

開衩高到腰的旗袍,大腿雪白的全部露出來,臀部的一部分也從旗袍的開衩

處露出,從側面可以很清楚的看見里面黑色蕾絲丁字褲側面的腰際橫帶。

其實,讓人知道里面穿丁字褲的方法很多,但是這種方法第一眼在這個地方

看上去絕對會讓你覺得此人是個賣淫的小姐,不然不會穿的如此暴露。

還好下午這個時間來舞廳跳舞的人不是很多。

加之光線不是太強,一般舞廳都是比較昏暗的光線。但還是有個別人走過老

婆身邊多瞄了幾眼才走開,飲酒后老婆此時的頭還有點暈,根本沒在意這些就上

樓了。

我跟在后面,一旦發現意外也可以馬上跟上保護老婆。

老婆進入舞廳,同學們個別已經開始隨著音樂跳起交誼舞來了。

我到側面一個休息桌要了一聽飲料坐了下來。

老婆沖著同學一起的座位婀娜走了過去,雖然光線有點昏暗,但我分明的看

著穿著高跟鞋的老婆兩個臀半球象鐘擺一樣擺來擺去。旗袍的布料從腰際下來,

遮住每邊臀半球的一半左右,那種走路搖擺的樣子看上去淫蕩極了。

當老婆出現在同學面前的時候,同學們眼前一亮,太暴露性感了。

這時旁邊有人還吹著口哨。

老婆根本沒發現自己的走光,更不會注意到這些,只是以為自己衣著比較漂

亮而已。

有人給老婆讓座,老婆變毫不含糊的從側面抬了一下腿,坐了上去,她根本

不知道,她的這種旗袍,這樣坐在椅子上,旗袍后面的布料會順著椅子的一側自

然的垂下,這樣從另一側看上去,老婆的下半身后面全部清晰的暴露出來,纖細

的蜂腰,黑色蕾絲的丁字褲和雪白的臀部的反差在昏暗舞廳這個角落里面是那么

的顯眼,流動的人群稍稍側面,就能看到一個光著肥美臀部的裸女坐在那里。側

面的男生看的直咋舌,有的還小聲嘀咕。

不久,有男生邀請老婆跳舞,老婆欣然答應。側面桌的我看的羨剎不已。

老婆進入舞池以后,開始是快步舞曲,由于老婆原來有些舞蹈功底,步伐倒

還是蠻流暢,只是快速的舞步帶來的旗袍的后頁紛飛,導致老婆的穿著黑色丁字

褲的雪白臀部被更多人的視野收于眼底。

老婆好像跳的很興奮,根本就沒在意這些。

她偶爾側目看到很多人都注視她,還以為是自己漂亮的舞姿和身材吸引了別

人,根本沒想到自己的走光臀部已經大面積的現場直播給了觀眾。

看著老婆翩翩起舞,我也到舞池里面湊湊熱鬧。然后邀請了一位女士,進入

了舞池。這時候開始播放慢曲了。我和舞伴走到老婆側面,昏暗的光線,老婆和

同學根本沒有注意到我,也可能他們都飲酒的原因。

曲子節奏慢下來之后,我看到老婆的狀態有點迷糊,頭輕輕靠著男同學的肩

膀,估計還是酒勁沒過,剛才不過是跟著音樂換起的激情看著好像很精神。

這個動作,那個同學可能受到了一些鼓勵,把手從腰際,自然地滑到了老婆

的半裸臀部上。

我在旁邊一切都看在眼里,路過老婆旁邊的時候,聽著老婆還呢喃的說:

「老公別鬧了,這里人多。」

(唉,又被人當替身了)

他看老婆沒有反應,然后又把手滑進老婆旗袍本就不多的旗袍布料里面,拿

捏著肥美的臀部。最令人氣憤的是還把后面的布料用手擺到一邊,讓老婆的臀部

全部清晰的暴露在空氣當中,跳過同學桌的時候還跟同學揮揮手。示意大家看看

老婆的肥美裸臀。

路過側面老婆同學的聚會桌時,聽底下幾個同學說:「這丫頭,幾年不見,

變得這么風騷了,明個找機會大家一起把她奸了得了。」

另一個同學說:「都是老同學傳出去不好吧,再說你知道咋回事,人家可能

對老大有意思那。」

(邀請老婆跳舞的同學是他們稱老大,經常來往紅燈場所,但大膽揩油老同

學,也是受到老婆無意識的鼓勵才發生的事情,估計這次多屬順水推舟,想來主

要還是老婆的衣著和表現的太淫蕩了。)

「也不好說,現在準摸不準操的女人很多的。」

(看來在人群中有正義感的人還是占多數的,我有點感動。)

老婆在他肩膀上呢喃著,好像沒有什么意識,只是隨著音樂挪著步子。

舞池的人群開始多起來,這時我看見,那個男生把老婆跳舞轉到一個同學桌

看不到的位置,然后把手指快速伸進老婆的丁字褲里面,然后用兩支手指插入老

婆的陰道快速的抽插著,老婆呻吟的聲音在舞池小范圍內的幾個人聽到后,都看

過來這個方向,并驚嘆這對男女的大膽。

幾個人看到老婆的裸臀后,目光對這里的凝聚才使得那男生覺得有點過了,

放下了老婆旗袍后面的布料,不過他的動作舞池外面的人,由于光線的昏暗和人

群的遮擋幾乎看不到。

當我路過老婆側面的時候,看到老婆猛得頭一仰,一聲悶吼,然后昏在男生

的肩膀上,看來老婆高潮暈倒了。

男生把老婆扶到一張休息桌旁邊,然后老婆仰坐在椅子上,我也停下舞步,

然后去洗手間清理了一下剛才看畫激動的痕跡。

當我來到老婆身邊,男生很關切的對我說老婆喝得太多,后反勁,有點暈,

應該回家休息了,還說其他同學他去打招呼。

言辭中透露著一種同窗之情的關懷,剛才指奸我老婆的猥瑣蕩然無存。我聽

罷連忙上前扶著老婆離開了舞廳。

老婆在回家的路上,在出租車里還迷糊著說:「這么多同學,老公你別弄人

家。」

我無奈的看著老婆,把我的衣服輕輕給她蓋上。

唉,都是旗袍惹得貨,這衣服還是不能穿的太暴露啊。

我對著窗外夜色有點感慨。這次有些得不償失啊,損害了老婆的名聲哦。不

過同學聚會哪些男生會不想揩已婚女同學的油那。

老婆就是認不清這一點,呵呵。

我有時在想,如果老婆性愛到高潮的時候,自己的老公每次都在場,還安詳

慈愛的看著自己,開始也許會覺得很幸福。

但是要是時間久了,老婆應該偶爾會感覺無聊和毫無激情,再久了就會提不

起性質,覺得性愛不很刺激了,熟悉的環境,熟悉的人,熟悉的方式,這樣一輩

子過去,會有遺憾也說不準。人總會希望有些自己的秘密,這些秘密可能是無恥

的,下流的,為主流文化所壓抑迫害的情節。

但是它是我們很少只屬于自己的東西之一,心靈的一點慰藉,證明我們曾經

這樣與眾不同地活過。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