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性愛技巧  »  熟女陳楠姐
熟女陳楠姐

熟女陳楠姐

陳楠姐到我家住了一晚,我趁著我媽睡睡了,摸到陳楠姐身邊和她打了一炮。到了第二天早上,我媽在廚房做早飯,我看到她有些尷尬,我媽看到我也有些臉紅。

我媽睡覺本來就不死,昨晚陳楠姐叫床聲音那么大,我媽肯定早就醒了,用陳楠姐的話說,我媽就算聽到了,也只會裝睡。陳楠姐倒是很坦然,對待我媽反而親熱了不少,很快就熟絡了了起來,不到半天,就開始姐妹相稱了。我連忙抗議,我說我一直喊她陳楠姐,你這認個妹妹,她平白長一輩兒,這不是占我便宜嗎?我媽錘了我一下,別人比你大十幾歲,這要是舊社會,都能生你這么大一兒子了,別說姨了,叫媽都行。

我媽說話語氣很奇怪,有點像開玩笑,又有點認真,還有些嫉妒,或許又有點期盼?不知道為什么,我一下子領會了她內心負責的情感變化,或許她還在意我和陳楠姐玩母子扮演的事?我連忙走到陳楠姐身邊,頭部湊到陳楠姐胸口,「媽——我要吃奶」。陳楠姐連忙用手推我腦殼,哭笑不得,「去去去,我自己兒子都養不活,我可不想要你這么一便宜兒子,要吃奶,找你親媽去。」我又坐到了我媽身邊,摟住她腰部,右手很熟練攀緣到我媽胸口,「看吧,除了你,沒人要你這個寶貝兒子。」

自從開店以后,我很少回家住,難得和我媽親熱一回,她對我的揩油動作也就裝作沒看到。再加上她對我和陳楠姐的關系心知肚明,陳楠姐和她兒子又關系曖昧,我媽在陳楠姐面前也放松不少。如果是在其他親友面前,她早就把我手打下去了,當然我也沒那么蠢,基本的人倫禮節還是知道的。

陳楠姐笑了,「我倒是想認你當兒子,可你媽不干啊,她多疼你啊,天天把你當大爺伺候著」,陳楠姐又向我媽呶呶罪,「這喂過奶就是不一樣啊,姐,他這算不算有奶便是娘?」我媽臉一紅,她覺得陳楠姐在暗示我媽對我太縱容。我媽咳嗽了一下,我也就順其自然地把手放了下來。

吃完早飯,我媽開始洗衣服,拖地,陳楠姐也幫忙擇菜,倒垃圾。等陳楠姐看到我在客廳沙發上看某綜藝節目時,陳楠姐很不滿,「姐,你兒子在家就什么都不干啊?你這真是太溺愛他了,一點自理能力都沒有。」我媽出了點汗,又到房間里換了套裙子,門也沒關,和臥室門口的陳楠姐聊天,「也不是,他其實生活能力很強,做飯炒菜比我還好吃,修電器,擺放物品很有條理,他店里就收拾地很好,只不過我在家就懶得讓他動手。」「你簡直就是過去舊社會的賢妻良母典范,就像童養媳一樣。」陳楠姐意有所指。「我早就想娶個像我媽這樣的老婆了,我媽之前很喜歡看那部《娘妻》的電視劇。」我走了過去,我媽衣服剛換好。

陳楠姐不樂意了,「去去去,我們女人之間的私房話,你過來插什么嘴,你媽正換衣服呢!」「她不是換好了嗎,再說我又不是沒看過」,我有些不屑,「別說你沒當過你兒子面換衣服啊!你晚上睡覺前,還不是在他面前脫胸罩」我聲音低了一點,「昨晚雖然沒時間,我還不是在衛生間里插了你嘴一回。」陳楠姐有點手足無措,被我調戲地臉都紅了,裝作沒聽到這句,跑到我媽身邊,用手量了量我媽腰部,很是驚喜,「姐,我們倆身材差不多啊。」我仔細一瞅,還真是,陳楠姐和我媽身高幾乎相同,我媽腰多點贅肉,陳楠姐大腿粗一點。「我媽一百一十五,可比你重三斤多。」


我立馬脫口而出,壞了,我怎么把陳楠姐體重報了出來,這不是明目張膽說我和陳楠姐有奸情嗎?陳楠姐也瞪了我一眼,為了緩解氣氛,她雙手握住我媽奶子,輕輕捏了捏,「姐,你肉都長這兒了,怪不得比我胖三斤呢,你多大罩杯?」我媽被陳楠姐逗樂了,「你的也不小啊,我差不多比你大一個罩杯,難道他嫌你小,那他可真夠貪心的!」我媽說到「他」字母時還特意看了我一眼。


「沒有啊,我老公做裝修的,回來就睡,他才不關心我這兒大不大,不過你在家不戴文胸嗎?」陳楠姐很意外。「有時戴,有時不戴,剛才是出汗了,又懶得洗澡,熱天放出來透透氣,要是來客人了,我在回房戴上。」我媽很坦然,也是,她熱天在家本來就不喜歡戴文胸,被我爸說過幾回,就好像我經常穿著內褲在沙發上看電視一樣,也沒什么,就是不太雅觀,后來我媽和我還是我行我素,我爸見勸說無效,家里也很少來客人,又沒什么外人,就沒再說了。「《娘妻》是講童養媳地嗎?」陳楠姐若有所思,在我這個家庭環境下,我媽這么疼我,在我面前又沒有男女之防,不講究兒大避母,我戀母真是再正常不過了。「嗯,先是給小老公當娘,長大后當老婆。」我媽又開始收拾衣服,她閑不下來。


上午閑著沒事,我打算看電影,我找到u盤,插進電視里,隨便翻了翻,找到一部沒看過的,《忘年戀曲》,什么時候下的也忘了,記得沒看完。「來來來,看電影了!」家里買了液晶電視,也很少用,每次看電影時,我媽倒是很積極。陳楠姐和我媽坐了過來,一個在我左邊,一個在我右邊,我右手習慣性摟住我媽的腰部,讓她坐過來點,我媽胸前摟著一個抱枕,我左手放到陳楠姐大腿上,陳楠姐見我媽的注意力都放在電影上也就沒把手給推開。電影劇情展開,兩個閨蜜一直要好,她們婚姻都不如意,一個老公去世了,一個和男友感情不好,她們的兒子長大了,一起沖浪,最后一個兒子和他媽媽的閨蜜搞到了一起,接吻,親熱,做愛,鏡頭不多,不過還是挺唯美的。陳楠姐咳嗽了一下,「這老外電影真是,動不動就接吻。」我不以為然,「這是他們生活方式不同,日本還有父女母子一起泡溫泉的呢,這叫風呂。」「一起泡溫泉有什么大不了的?」陳楠姐不理解。「你現在和你兒子一起泡澡還光著身子?」我的追問讓陳楠姐啞口無言。「她們一家子泡溫泉都不穿衣服,不怕別人看到,太有傷風化了吧?」我媽很吃驚。「他們那兒溫泉分一個個房間,不會被人看到的,他們有夫妻一起泡,一家人,還有陌生人一起在公共池子,把房門鎖了,就沒人打擾了。」我隨口解釋。「怪不得日本電影都是亂倫的,小日本就是變態。」陳楠姐罵了一句。「那她們不尷尬嗎?被父親或者兒子看到?」我媽很好奇。「他們進浴池前會包一條大毛巾,至于你下水后,毛巾放哪兒隨你。」我繼續解釋。「肯定不能一直包著啊,不然怎么洗澡?」陳楠姐或許看過日本溫泉人妻類電影也說不定。「陳楠姐說得不錯,他們互相之間會幫忙搓背。」我把手伸到陳楠姐大腿內側,輕輕摸了幾下,夸獎她很聰明。「搓背可以,可是怎么能不穿衣服呢?」我媽還是接受不了,她之前洗澡后,會讓我幫她涂清涼油,她把衣服往上掀,不戴文胸的話,我可以看到她奶子的下邊,她也并不介意。「這有什么,中國有一個畫油畫的老頭,61歲了,請他23歲的女兒做油畫人體模特。」我繼續看電影,電影劇情進一步推動,另外一個兒子,發現他媽被他的小伙伴給肏了,氣不過,找他小伙伴媽媽訴說,并試圖和他小伙伴的媽媽上床,被拒絕了,還打了他一巴掌,我操,這他媽什么電影,現實中玩換母,這也太牛逼了!我媽罵了一句「打的好」,她用手緊緊抓住我大腿,沒忘記剛才話題,「畫油畫怎么了?畫里模特多漂亮啊?」陳楠姐見我媽不懂,「姐,油畫人體藝術,模特是不穿衣服的。」我媽很吃驚,「啊?內衣也不穿嗎?」陳楠姐搖了搖頭。「內褲也不穿?」我媽不死心。「穿內褲還怎么畫人體啊,這叫為藝術獻身,以藝術的名義光明正大耍流氓。」我對那畫家很不屑,想出名想瘋了。我媽推了我一把,「就你說怪話,別人姑娘是心疼他爸爸。」「她心疼她老子,她爹心疼她了嗎?這油畫網上到處都是,她在她爹面前袒胸露乳,是個人都懷疑她爹和她有一腿,誰還敢娶她?女人名聲不好啊,這姑涼算是毀了。」「沒穿衣服,也不一定就那個啥啊。」我媽還嘴硬。我的手無意摸進我媽裙子袖口,右手很熟練摸到了我媽胸口,手掌貼住我媽奶子,「或許她們父女是清白的,可是沒人信啊!」我媽身體一僵,她心虛地看了一眼陳楠姐,我平常雖然沒少揩她的油,不過一般都是隔著衣服,再加上她恰好沒戴文胸,聊天內容又涉及到男女之事,再加上她昨晚聽了我和陳楠姐草逼時的動靜,我爸又很少和她做愛,她也確實有些想了,她昨晚等我回房睡覺后,還偷偷手淫過一回。她知道我戀母,可是又難得遵守底線,不和她打炮,對于我媽而言,只要不發生性行為,想摸摸她奶子,捏捏她屁股,她都覺得是我沒長大,不以為意。所以,當我摸她奶子,她并不生氣,再加上她一心想讓我結婚,怕我對陳楠姐迷戀過深,所以未嘗有爭寵的心思,決定犧牲點色相,對我的不規矩,也就默許了。電影劇情又進一步推動了,在各自掙扎以后,兩對母子互相之間彼此吸引,雙雙姐弟戀,四個人組成兩對,成功換母,四個人穿著比基尼躺在墊子上,我勒個擦,這個澳大利亞導演確實太牛逼了。

陳楠姐很不滿,她起身,拿遙控器,準備看電視,我媽示意我把手拿開,我的手退出來,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態,我先是用手指夾了我媽奶頭一下,才把手從我媽袖口里松開。我媽不樂意了,這個動作明顯帶有色情的味道了,她拍了我頭一下,「沒大沒小的,我去做飯了。」陳楠姐也去廚房和我媽聊天,兩個中年婦女之間聊地很開心。中午吃完飯,我媽去打牌,問陳楠姐去不去,陳楠姐說想睡會兒,我媽先是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陳楠姐,顯然怕我們這兩個孤男寡女又干柴烈火,湊到一起。我登陸企鵝小號,發現陳楠姐老公和她兒子都在,陳楠姐兒子發了一條消息,說他媽媽又跟人跑了,他問我怎么辦好?我操,是我把你媽媽拐跑的,你問我怎么辦?我回了一條消息,沒事,等她玩累了,就回來了。陳楠姐老公問我有沒有搞過別人老婆,有沒有省城的良家婦女介紹,他想認識一下。我操,尊重人懂不懂?我認識的熟女告訴你,我吃飽了撐的,保護隱私懂不懂?要不我把你老婆介紹給你認識一下?我盡情吐槽陳楠姐老公和她兒子。「你說讓我回,我就回,你以為你誰啊,省委書記啊?對,我是在他家,我昨晚還和他一起睡的,我有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沒有,有沒有做愛?有,他昨晚在臥室操了我一回,在衛生間又日了我一下,總共兩次。這還不是對不起你?不不不,你理解錯了,我是他小老婆,我被她日,是天經地義的!」陳楠姐似乎在和她老公吵架,說了好多氣話。吵了幾句,陳楠姐眼睛有點紅,她雖然和她老公感情一般,可是剛結婚那幾年還是過得不錯,自從買了電腦,她老公沉迷于換妻以后,兩個人感情就走到下坡路。「兒子去他同學家住?你老娘去你妹妹家住?你一個人在家?行,我回去,我和他一起回去。」陳楠姐干脆地掛掉電話,「車子還有油嗎?送我回去!」我有些不舍,「不多住兩天?」「不了,我和他之間的問題,必須要解決。」陳楠姐很有想法。下樓,電梯口碰到我媽,她提著幾條鯽魚,「你們這是去哪兒啊?」「送她回去,你怎么沒打牌。」我晃蕩了一下車鑰匙。「路口有人賣鄱陽湖的鯽魚,個頭大,又便宜,我就買回來,打算晚上燉湯,妹子,你怎么不多住幾天?」我媽不開心了。「不了,家里有點事,下回再過來叨擾姐姐你了。」陳楠姐神色很勉強。「好」我媽答應很痛快。「我晚上不回來了啊。」我叮囑一聲。「那你睡哪兒啊?」我媽問。「住她家。」我指了指陳楠姐。「啊?」我媽很吃驚,「她兒子不是在家嗎?」我媽的意思是,她家有人,你可不能再胡作非為了,當著我媽面操陳楠姐,我媽能裝聾作啞,當著陳楠姐兒子面操他媽逼,他非跟我拼命不可。我沒多說,先在城區加了油,上高速,陳楠姐一路無話,我放著章家頭條男的歌,直接開到了陳楠姐家里。陳楠姐兒子和她婆婆都的確不在家,我卻有些警惕,陳楠姐老公該不會惱羞成怒,準備和我拼命吧?「兄弟,你先玩會兒電腦,我和我媳婦兒去樓上談點事。」陳楠姐老公很客氣,給我倒杯茶,準備好煙灰缸,彈根白沙給我。「我不抽煙,謝謝。」我擺了擺手。「你們文化人就是有素質,怪不得我老婆喜歡你呢!」陳楠姐老公訕然一笑,覺得有些下不來臺,也是,他老婆都被我玩了不知道多少回了,逼逼都快被我操黑了,連他一根煙都不肯抽。我接了過來,只好低頭點燃。陳楠姐很難堪,即使再怎么感情淡薄,她也不希望看到她老公低頭來討好我這個情夫。她把她老公拉到樓上去談話,我就在樓下用電腦,陳楠姐兒子裝了上古卷軸五,剛好用來打發時間。到了晚上,陳楠姐老公做飯,陳楠姐在樓下臥室陪我聊天,「我下午和他上床了,你不生氣吧?」陳楠姐好像做錯了事一樣,她之前確實向我承諾過,她覺得她老公想換妻,覺得他臟,又找過情人,嫌棄他不干凈,所以陳楠姐只想和我一個人打炮,她身心全部屬于我。「他是你老公,我只是你小老公,難道我結婚后,你會阻止我和我老婆圓房嗎?」「不會,可我會吃醋。」陳楠姐用手摸我大腿。「對啊,我只是會有點嫉妒,可是不會生氣,反而替大哥和你高興。」我的態度很誠懇。陳楠姐放下心來,「我老公說了他心里的想法,關于換妻啊,淫妻啊,亂倫啊,等等,我也說了我戀子,還有我兒子戀母的事情。」陳楠姐讓我很吃驚,這可能是她老公第一次平心靜氣和她溝通。「比如換妻,我還是不認同,可是我會理解他,至于淫妻,我不可能和其他人做愛,可是可以配合他的性幻想。我們就一個兒子,他戀母,我們可以裝作不知道,倒是必須正確引導,我可不希望他和你一樣。」「我怎么了?」我不高興了。「你當著我面都敢把手伸進你媽衣服里摸她奶子,還怎么了?」原來上午陳楠姐看到了。「呃」我啞口無言。「幫我一個忙,好嘛?」陳楠姐有些不好意思,「玩一個游戲,你今天當我一天兒子。」原來還是母子角色扮演,「沒問題。」「你還得喊我老公爸爸。」陳楠姐覺得這個條件我不太容易接受。我是有點不爽,喊別人爸爸,他豈不是我便宜老子,可以光明正大睡我媽,日我媽逼?「那我們晚上還要不要一起睡?」我意識到不對勁。「要,不過我們三個一起睡。」陳楠姐似乎還是不好意思。聽到這句話,我雞巴硬如鋼鐵。吃飯,洗澡,我從未這么期盼夜晚來臨。我先上床,穿條內褲,陳楠姐再洗澡,穿著一件黑色睡裙就過來了,陳楠姐老公最后一個洗澡。「你爸呢?」陳楠姐進入角色。「洗澡呢?」「給我抹清涼油」陳楠姐自然吩咐。我把睡裙往上掀,陳楠姐穿了一條紅色蕾絲小內褲,屁股隆起,很是迷人。我從背部開始,先抹了一遍背部,然后雙手抹陳楠姐奶子,「媽,舒服吧?」「壞東西,你爸不在,你就光欺負你媽。」陳楠姐嬌嗔。「誰讓你不戴奶罩呢?這能怨我嗎?媽,你保養地可真好,奶子都不怎么下垂。」「老了,你爸都不愿意碰我了。」陳楠姐搖搖頭。我手繼續往下抹清涼油,把內褲往下扒,露出一些逼毛,肛門附近顏色有點深。我把手指插進陳楠姐屁眼。「媽,你連屁眼都讓爸日啊?」我有些嫉妒。「你爸那個缺德鬼,說性生活沒有激情,非得嘗試新花樣,我抹了抹嬰兒油,就被他插了一回,不舒服就算了。」「媽,我爸既然日過了,你也讓我操一回唄」我似真似假,我確實沒走過陳楠姐肛門。「去,你爸和我是領證的夫妻,他能做,你不能。兒子啊,媽已經錯了,太溺愛你,所以才允許你摸媽屁股和奶子,可是媽是絕對不能和你發生性關系,那是亂倫,天打雷劈的。」「媽,你說過去為什么要禁止亂倫?」我角色進也不錯。「近親通奸會生白癡。」陳楠姐似乎沉浸母親角色了。「媽,你不是上了環嗎?反正又生不了小孩,你就讓我日一回唄。」我用手隔著陳楠姐內褲扣弄陳楠姐的逼,陳楠姐內褲褲襠已經有濕痕了。「不行,媽不能害了你。」我把內褲一脫,雞巴挺直,龜頭在外面,我把陳楠姐手拿過來,「媽,可我難受。」陳楠姐順勢握住我的雞巴,開始幫我打飛機,我把手伸進陳楠姐內褲,陳楠姐沒有制止,我把中指插進陳楠姐逼逼,一進一出,開始幫陳楠姐手淫,如果陳楠姐老公看到,好一副母慈子孝圖。陳楠姐幫我套弄了幾下,見我還沒射,瞪了我一眼,猶豫一會兒,低頭把我雞巴含進口里,雞巴進入溫軟濕潤腔道,陳楠姐舌頭很靈活,她仔細舔我的雞巴,龜頭,重點照顧卵蛋,腹股溝,馬眼,她甚至會舔我的屁股溝,舌頭能伸進我屁眼里掃蕩,多重刺激下,我一下子就快射了。陳楠姐見這還不行,把睡裙撩起,往奶子上抹了清涼油,擠出乳溝,夾住我雞巴,「來,你自己動。」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乳交,我把陳楠姐乳溝當成逼逼,開始抽插了起來,結果我雞巴熱地發燙,就是射不出來。陳楠姐沒辦法了,示意我躺著,陳楠姐找準位置,用雞巴在她逼逼附近滑動,一不留神龜頭就全部沒入陳楠姐逼逼里頭,陳楠姐壞笑,「兒子,媽媽不是故意的,只是意外哦,要保守秘密啊?」陳楠姐老公這時終于洗完澡了,走進房里,看到陳楠姐坐在我身上,他盡管心里已經有準備,可是他還是覺得很刺激,這種親眼看到老婆被人日的感覺真是太爽了,陳楠姐老公的內褲已經凸起了。他威嚴地問道:「你們母子倆在干嘛?」陳楠姐聲音很嗲,「老公,我們在坐游戲呢。」我連忙點頭,上半身往上抬,做仰臥起坐,由于我身體的移動,我插在陳楠姐逼逼里的雞巴也時淺時深,「我們在鍛煉身體呢。」陳楠姐的裙子蓋住了我和陳楠姐的下體,她的屁股一上一下,逼逼和我的雞巴快速摩擦,聲音越來越軟,幾乎要哭了,「老公……我……在跟兒子……鬧著玩呢……他非說胖了……我就坐在兒子身上,我壓死你……壓死你……」陳楠姐興奮地把裙子撩起來,我們倆的下體清楚暴露在陳楠姐老公面前,陳楠姐老公看著我的雞巴在陳楠姐小騷逼里進進出出,看得目不轉睛。陳楠姐老公故意說:「我怎么聞到一股怪味啊?」我解釋:「可能是不太通風,開空調。」我示意陳楠姐站起來,我從背后插陳楠姐逼逼,兩人身體貼在一起,手伸進陳楠姐睡裙,握住陳楠姐的兩個奶子。陳楠姐老公看著我們,「兒子,你怎么光著屁股啊?」「剛才喝水潑到內褲上了,剛脫下來準備換,我媽說沒內褲換,讓我光一晚上,反正睡覺蓋著毯子。」「那你手怎么伸進你媽裙子里啊?」「我們準備演示連體嬰兒,怕我媽摔倒,得扶著她啊。」我一邊操著陳楠姐逼,一邊在房間里走來走去,走到電腦桌前,我示意陳楠姐雙手扶著電腦桌,我從后面扶著陳楠姐屁股,開始最后的沖刺。陳楠姐老公又開口,「你媽怎么趴在電腦桌上啊?」「我媽累了,我這正在騎馬呢,駕」我拍打著陳楠姐的屁股,陳楠姐肥白的屁股多了淺淺的巴掌印,我的胯骨快速撞擊著陳楠姐的屁股,再加上陳楠姐第一次當著她老公面和我做愛,逼逼緊鎖,用力夾了我幾下,我雞巴再也忍不住了,精液全部射進陳楠姐逼逼,精液溢出,滴在地板上,我和陳楠姐的逼毛和雞巴毛都沾染了我們倆的愛液。陳楠姐老公叫我們完事了,「那你媽怎么也光著屁股,她也沒內褲換嗎?」「不是,剛才我在騎我媽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