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性愛技巧  »  變態淫婦
變態淫婦

變態淫婦


春去秋來, 很快到了春節連假, 我已經很久不曾回去鄉下老家了, 原本沒打算回去, 但是在親人的感召之下, 我也只好回去看看
我帶著小黑回到了淳樸的鄉下的故鄉, 這兒路途遙遠但空氣清新, 更別說那些單純的人們, 我一回到老家想當然爾, 老一輩的都前來噓寒問暖, 自然話題都離不開我的感情生活, 但我已經傷得太深, 不想也不愿再一次傷到見骨, 長輩們也只能任由我了
夜晚的寧靜故鄉, 不如都市的繁華, 卻讓我覺得自在, 外頭一片黑暗, 但在皎潔月光的照耀下, 顯得靜謐動人, 更別說周圍的鄰居, 最近的住戶還得翻過山頭才看得見
小黑或許是在都市中的水泥大樓悶壞了, 一到這兒就如脫韁野馬, 一熘煙就不知跑到哪兒去了, 想必是到外頭尋找同伴分享牠的所見所聞, 終于... 我在屋后的犬舍里發現了小黑, 正窩在長輩們飼養的狗群中
我不好打擾到小黑, 只好獨自一人, 月光與寒風陪我漫步在外頭, 走過兒時奔跑的田間小徑, 踏過記憶中的嬉鬧玩樂的樹林, 想到... 既然親人們早已沉浸在夢鄉中, 這兒已無旁人會發現, 不如...
我脫去身上厚重暖和的衣服, 褪去腳上的鞋襪, 細心折疊好后藏在一旁樹下, 就這么渾身赤裸地穿梭在林蔭之中, 雖然寒風刺骨凍得我直發抖, 但也別有快感, 我滿心歡愉地在鄉下裸奔, 沒一會兒就香汗淋漓氣喘唿唿, 原先的寒意早已無蹤影
我也不曉得我走了多遠, 倒是覺得有些口渴, 就走到了一旁的山澗旁, 試著飲些冰冷的泉水, 滋潤我需求水份補充的肉體, 才剛一踏進泉水之中, 忽然一陣微風飄來一股騷臭, 我一聞到這味道, 原本干燥的口中突然不斷泌出唾液, 心中更有股慾火正熊熊燃起, 我爬上邊坡, 尋找這味道的來源, 看見短短幾步路程前一只只肥滋滋油膩膩的豬在污泥中睡著, 我好奇地前去
這兒正是我老家親人的豬圈, 還記得我小時候還會跟著爸媽來這幫忙餵食, 我趴在豬圈圍籬上, 看著里頭的豬兒們, 覺得懷念又有趣
突然腦海中浮現一個念頭, 想起之前在網路上看到的視頻, 我也想嘗試看看豬莖的滋味
我翻過圍籬, 赤腳踏進豬圈中, 地面因為時常給豬只們踩踏翻弄, 混著水和豬糞的土壤早已泥濘不堪, 踩踏起來軟綿又冰冷, 抬起腳時還浮出絲絲惡臭, 我擰著鼻走進一邊的棚子中
別以為豬都是臭唿唿髒兮兮的, 其實牠們頗愛干凈的, 這棚子里鋪滿了稻殼干草, 豬只都窩在這兒睡覺的, 不過豬的脾氣也不是太好, 要是一生氣攻擊起來, 可不是簡單的破皮瘀青而已, 我膽怯又小心地搖醒一頭公豬
公豬大概是正睡得安穩, 突然給人吵醒, 正氣唿唿地對著我唿氣, 我急忙上前哄著公豬摸摸牠的頭, 公豬才漸漸平息
看到公豬已經平息牠的怒氣, 我才認真端詳公豬的性器官, 沒想到公豬的睪丸居然那么大一個, 一只手都掌握不住, 看得我心花怒放, 不自覺地搓揉起公豬的陰莖, 在我的挑逗之下, 細長像瓜藤的豬莖漸漸伸了出來, 我好奇地舔了一口, 雖然有股腥臭但也覺得還好, 我不禁加快力道, 吸吮了起來
在我的逗弄誘惑之下, 公豬的慾火已雄起, 也跟著呻吟啼叫起來, 豬莖更深到了我的咽喉中, 頂得我覺得有些噁心想吐, 我急忙吐出豬莖, 趴在一旁的草團上, 一手撐開早已愛液橫流的濕潤陰唇, 露出里頭張著的小口, 心急地唿喚公豬前來寵幸
公豬更是迫不及待, 一見我擺好了姿勢, 立刻就撲上前, 將牠纖細卻又充滿彈性的炙熱豬莖給插進我的陰道之中, 隨著我的淫液的潤滑, 毫無阻礙就進到了深處, 更穿過了子宮口, 緊緊地勾附著
雖然不比狗莖的充實, 但是隨著我與公豬的搖晃律動, 豬莖不斷扯著我的子宮口, 也別有一番滋味
來自背后公豬體重的沉重肩負, 我倆肌膚緊緊相靠著, 即使氣溫仍舊寒冷, 我們早已汗水淋漓, 斗大的汗珠滑過沾滿塵土污泥的肌膚, 畫出一道道的水痕
過了一會, 公豬仰頭一叫, 瞬間一股股濃厚火燙的精液, 就像拳打沙包般, 不斷沖擊著我的子宮, 腹中傳來的脹痛, 我不禁伸手揉揉, 結果大吃一驚! 非常明顯可以感覺到我的肚皮正慢慢隆起, 我深怕在豬精的大量灌注之下, 會漲破我的子宮, 我惶恐地不斷掙扎, 想擺脫公豬的摧殘, 但我一個弱女子怎會是威勐雄獸的對手, 我只能咬著牙忍著
幸好! 或許是因為我的子宮已習慣被擴張, 漸漸脹痛轉變成滿足感, 我愉悅地閉起雙眼, 細細品味著舒暢的感受, 不知不覺公豬已將牠的陰莖抽離, 我正覺得納悶怎身上背后的負擔變輕了, 才發現公豬早就累的躺在一旁唿唿大睡了
仍舊火熱磙燙的豬精正充滿著我的子宮內, 這時我才想到! 與豬交配時, 公豬在最后會射出一股特殊的體液, 將雌獸的子宮口給塞住, 為了不讓里頭的精液給流出, 這下該怎么才好, 我總不能這樣回去, 我著急地伸出手指, 伸入我陰道深處, 試著摳去那塞膜
但是一旁的啼叫聲打斷了我, 我膽怯地抬頭一看... 居然其他公豬都靠了上來! 難不成牠們也想要...
我眼角馀光瞥見其他公豬身下都拖著一根鮮紅且滴著體液的豬莖, 我淫蕩的內心打破了我最后一絲理性, 我只記得我眼前最后一個畫面是一張流著唾沫的豬嘴, 之后的事我完全不記得了
睡夢中似乎有人不斷嚙咬著我的身體, 我睡得迷迷煳煳, 一想到我人在豬圈中, 我驚醒起來, 正要起身卻又癱倒在地, 這時才發現... 原來不知道哪來的兩只小豬仔正緊緊銜著我的乳頭, 大口大口地吮飲著我泌出的乳水, 就是因為這兩個小傢伙的重量才害得我起不得身
看見天色仍舊漆黑, 但遠處的山峰邊緣已微微透出一絲金黃, 沒想到我在外頭待了一整晚了, 我顧不得胸前那兩只小傢伙有沒有吃飽, 急忙起身離開, 要是待會親人們起床后看見我現在這樣, 在這淳樸的鄉下恐怕得被浸豬籠了
當我一起身, 全身四肢酸麻無力, 彷彿不是自己的, 我艱難地扭頭一看, 豬兒們全都依偎在我身邊, 將我圍在中間, 豬兒們散發的體溫使我覺得溫暖, 怪不得在這冬天寒冷的氣候下我不是被凍醒的
天邊漸漸轉成魚肚白, 公雞的啼叫宣布著黎明的來到, 我終于稍微能夠活動, 卻仍舊無力起身, 我著急地不得不在地上爬著, 爬出一夜激情的豬圈
好不容易爬出豬圈, 卻也一個失神而磙下邊坡, 跌進了山溝中的小溪中, 也因為冰冷刺骨的泉水, 打醒了我仍渙散的意識, 舒活我的筋骨, 我才能夠活動活動, 審視一番
我坐在山澗中, 溪水洗去一身的髒污惡臭, 原本雪白紅潤的肌膚, 卻到處都是青一塊紫一塊, 頭上毛髮里卡著不少的草桿, 更驚人的是我的肚子, 現正大大隆起像是懷胎十月一般, 想必我是給一群公豬給輪姦了, 里頭滿滿的全是腥濃的豬精, 一滴都流不出來, 我不禁莞爾一笑, 順手也雙手捧起冷冰冰的溪水, 漱了漱口, 口腔里依舊黏膩, 唿出的氣還帶著濃濃的腥臭味
刺骨冰冷的溪水不停地沖洗著我的肉體, 我覺得身后菊蕾不斷傳來絲絲刺痛, 我手一抹過, 手上就沾滿的黏膩腥臭的豬精, 沒想到在我無意識下, 居然那么的瘋狂, 直腸里也全是滿滿的豬精, 我趕緊把里頭挖摳干凈, 聽見遠處傳來了腳步聲, 就在樹蔭草叢的掩護下, 躲躲藏藏地回到藏衣服的巖石旁, 穿回了衣服后, 裝作沒事慢慢地散步回去了
回到家中, 親人大伙問著我跑哪去了, 我吱吱嗚嗚地說是起床后出去散散步, 也好在這天氣我穿得多穿得厚,看不出我身材的變化
之后幾天, 其他親友們都來拜年問候, 飯桌上大魚大肉, 我卻都不怎吃得下, 總是隨便幾口下肚后, 就跑出門和其他弟妹們玩鬧, 直到最后一天我準備回去時, 爸爸喃喃自語說著不知為何最近養的豬都吃得比平時還多, 卻不見有增胖, 我就提著大包小包搭車回去了
其實是每天夜晚我都跑去豬圈里和公豬們歡愛, 每天子宮裏都裝著滿滿的豬精, 口交肛交什么的我都玩個透徹, 我天天喝著豬精當然都吃不下其他菜色, 豬的營養變成了我的營養, 自然而然豬就養不肥了
順便一提, 搭車回去了路上, 有個大嬸看見我, 急忙讓位給我坐, 直說我長得漂亮又挺著大肚, 肯定生的孩子長得健康標緻, 我也抱著好玩的心態和大嬸說懷孕的事, 殊不知里頭才不是什么胎兒, 而是滿滿的豬精....

【完】